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没有我们……,能有你们……”(1)  

2017-05-09 13:36:0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我们……,能有你们……”(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传达室的邓师傅当值,忙跑了出来,上前问询。可老人连理都不理,仍旧照直往前走”

“我的大楼”,除去这座大楼的墙体、屋顶以外,没有一处是安静、安分的,包括它上面的门窗。那门窗一天到晚地不停地开来开去,没有一刻拾闲的时候,弄得人心烦意乱。不仅是小的,还有大的,不仅是男的,还有女的,也不仅是在职的,还有退职(离、退休)的,这一大窝子的人,干部,领导,犹如大雨之前犄角旮旯里的一堆一堆的蚂蚁,急匆匆地爬来爬去,进进出出,出出进进,一刻也没有停歇的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叫累。你看,这不又来了一个吗。看样子,少说也得有七十多岁了。下出租车的时候,连司机师傅都出动,搀扶他来了。抛开道德的因素不说,单就责任一节来看,如果真要摔个好歹儿的,开车的真得把车卖了,赔他老人家。

下了车,这位老人直接进入大院,雄赳赳,气昂昂地直奔“我的大楼”而来。当时大约上午的十点左右,正值“我的大楼”的黄金时间。

传达室的邓师傅当值,忙跑了出来,上前问询。可老人连理都不理,仍旧照直往前走。

此时,我从大院儿的另一头儿忙跑过来,上前搀扶着老人,一步一步地走上了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了的那大青石台阶。两年前,就是这个老人,也是在这个地方,大青石的台阶前,张主任就让我搀扶过,不过那是从上往下搀。都两年了,可他还是那个样子,瘦瘦的,白白的皮肤,下巴刮得放光,走起路来非常精神,非常有劲儿。莫怪“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都说“我的大楼”里的离退休了的老人儿都保养得好,一个一个地都能活到100岁。也别说,我来的这几年,这儿的老人一个死的都没有。不但没有死的,而且都越活越年轻,不“安分”之力都越活越旺盛。除个别的,像今天来的这位,几十个人,每个月轮翻着,至少到“我的大楼”这儿来两趟。不过,我想,他们也别太大意。俗话说,七十不留宿,八十步留饭,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不是恨这些老人,我一个外人,又是这么样的一个外人,虽然他们来给我增添了许许多多的麻烦,我处处得为他们进行“人力“服务”,为他们得干很多的活儿,又有什么权利和资格,我实在是为他们着想。清清闲闲地在家一呆多好,每月拿着那么高的离退休金。可他们自己呢,倒都说“不适应”。“不适应”什么?我不懂。可我看到,“我的大楼”的在职的人,干部,领导,就连“一号”、“二号”有时都说愿意提前退休。可就是“提前”不了,“个人得服从组织”。

“这是咱们这儿的‘老人儿’。老领导。X主席”我一边搀扶一边扭着头这样对邓师傅说。

邓师傅刚来,还不到一年,不认识他。

这可真是个“我的大楼”的老人儿了,而且还是个顶厉害的老人儿;老领导了,最老的领导;主席,“我的大楼”的第一届主席。他不常来,好像就是前年他就来过那一次。可就是“不常来”的那一次,真真地叫我领教了他的厉害。当时,我在我的地下室的小屋里,是闻声而“去”的。我去的时候,他正站在“我的大楼”的一楼大厅里,扬着脖子冲着二楼在喊叫。喊叫什么,听不太清楚,但有一句明显的词句至今是不会忘记的。因为“我的大楼”的人,干部,领导,包括“一”、“二”号儿至今仍时不时地在提起着这个词句——“没有我们……,能有你们……”。什么叫“没有我们……,能有你们……”?他们是爸爸妈妈,或更高一级的爷爷奶奶么?当时我并不懂,但我想是,因为我记得,当时在他扬着脖子冲着二楼在喊叫的时候,“一”、“二”号儿吓得都没敢出来。只是在后来我才明白,因为我听说了这个老人儿的来历。原来他是“我的大楼”创业时的五个人之一,而且是目前五个之中仅存于世的唯一的一个。他在职时的最后也是最高的职位是“我的大楼”的“副的”,“二号”。且不说“之一”,也不说什么“副的”,单就这个老人儿的岁数,对于“我的大楼”来说,就是一个资格。他们确实是爸爸妈妈,或更高一级的爷爷奶奶。这次他又干嘛来了?还会像上次那样扬着脖子冲着二楼在喊叫“没有我们……,能有你们……”么?想到此,我的搀扶着他的那两只手突然不由自主地抖动了起来,身体也摇摇晃晃,眼睛虚虚糊糊地,耳朵也不多灵敏,鼻子又时不时地往里抽。我开始害怕起来,我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好的,就要发生了,而且这事情中有我,我是不能惹事的,因为我经不住什么事,任何的事。

还好,这老人,老领导走路很快,很快地都有些跳动,因此我的这突然的变化,他一时竟没有发觉,不然,他一定会反过来搀扶我的。也还好,上得台阶,推开大门,没有几步便来到了庞主任办公室的门前。

当庞主任和办公室的其他两位,一个近四十岁的人事科长,另一个小沈,就是先于两个大学生晋级的那女孩子,看见我们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而且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嘴好像也都张开了,只是没有发出声音。不过,只是怔了一下,三个人马上离席,赶过来,把老人从我手上接了过去。而且庞主任也说话了——“×主席您好,快请坐,快请坐。小沈,快给×主席到茶。”其时,小沈和人事科长正在为×主席做着这件事呢。等×主席落座,喘息稍定,庞主任又说,“您从家里来么?有事吧。有事,给我们打个电话,还不就解决了。您这么大岁数还亲自来干什么。”

底下的话和事儿,特别是这个老人,老领导这次到底干什么来了,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在庞主任第二次说话之前我就“知趣”地已经退出了庞主任的办公室。这“知趣”也是我练出来的,是我的张主任教导我练出来的。不过当天的中午,整件事的“过去时”、“进行时”、“将来时”就纷纷扬扬地传开了,而且一直传到了我这里。特别有意思的是“进行时”种的一段插曲——×主席要见“一号”,庞主任说不在,开会去了,一天的会;要见“二号”,仍说不在,家中有事,请了一天的假。大家都咵庞主任,说他长能耐了,有经验了,应变能力强了。我知道,说“不在,开会”、“请了一天的假”,绝对是瞎话。我一早就可见他们来了。一头扎到“我的大楼”里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连那两部高级轿车都停到大楼的一侧去了。不然,要是还出去的话,那车是停在楼前的。

大约有一顿饭的工夫吧,我在传达室里又看到这个老人,老领导出来了。这次用不着我跑着去搀扶了。庞主任领着人事科长和小沈把这事儿就办了。

原来,“×主席”,这个老人,老领导这次亲临大驾,是为了要求办公室组织全体离退休人员到海南旅游度假的事。这也是“不过当天的中午”“就纷纷扬扬地传开”来的。

其实,要求办公室组织全体离退休人员到海南旅游度假这事儿,早在一个月前就由“离退休支部”向“我的大楼”提出来过,只是至“×主席”,这个老人,这次亲临大驾之前一直未果。岂止一直未果,简直连一点儿音信也无。这不,这才惹得最后出动了“主席”、“老人儿” 这张王牌。“X主席”,“老人儿”也愿意来,不然不就不来了么。可能是仍要体现自己的价值吧。人就是这样,总怕老,怕失去官职,失去权利,怕失去拥护。(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