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麻杆儿,或刀鱼,"我的大楼"里的又一个人(3)  

2017-02-23 14:32:3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杆儿的媳妇恨麻杆儿,麻杆儿的老丈人更是恨麻杆儿,好一个无业的二流子,胆敢欺骗我闺女,欺骗我全家,我与你势不两立!但是,说归说,做归做,毕竟生米做成了熟饭,又能把他怎么样呢?于是,忍着心头的怒火,首先是动用关系,为这个不争气的女婿找了"我的大楼"里的这份工作--自收自支性质的工人编制;(看,为了我们自己的生存,我们自己是多么会想办法,在一个国家的机关里,楞是生成了一个自收自支的单位。其实这也并不奇怪,这"自收自支",与什么"巡视员"、"调研员"是完全的"孪兄弟)其次,便是将自己闲置的另一套住房拨给了他们居住。没有办法,这都是为了自己的闺女啊!可麻杆儿呢,还不是直接的受益者,一步登上了天。这就叫能耐呀,"我的大楼"里的不少的人,干部,领导,都这样说;嘛(天津话,"什么")人嘛命呀,也有的"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这样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麻杆儿刚来"我的大楼"的时候,其工作是后勤组的第三小组的组长。第三小组是干什么的呢?这么说吧,我就是第三小组的一员,这样,大家不就清楚了么。按理说,我们第三小组是非常忙的,负责"我的大楼"里里外外整个的保洁卫生工作,而全组,算上麻杆儿,总共才四个人,一天到晚不拾闲儿,可是组长麻杆儿却是异常地清闲,整天喝茶,抽烟,闲逛,凑热闹,无所事事,因为他什么也不干,什么责也不负,不要说我的顶头上司张主任对他没有办法,就是"我的大楼",对他也是束手无策。但问题是,组长不干,直接影响的是组员,当然,像我这样的组员,是受不到任何影响的,因为我是临时工,"我的大楼"以外的临时工,又是一个有着智力障碍的,非常怕惹事儿的一个人,直接有着影响的是组里的另外两个人,两个女人,一个是姓孙的女人,年岁与麻杆儿相差不多,关键是其身份、来历,与麻干儿完全一样,这样一来,麻杆儿什么也不干,则这位孙姐--"我的大楼"的人,干部,领导,都这样叫她,这样的称呼是天津卫的"官称"--就什么也不干。还有一个女人呢,那就是前面说过的,帮助当年那"一号"做假证的那个女人,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就更是什么活儿都不干了。人可以不干活儿,但是活儿可一天,不,是一时,都不能不干,那谁干呢?自然就都是我干了,张主任惹不起他们,不敢指使他们,可完全惹得起我,指使得了我呀。就是这样,从我来到"我的大楼"的第一天起,麻杆儿他们三个人的活儿就都廉价地"卖"给了我--给我加钱,500元--可那没完没了的活儿,脏活儿,累活儿,也就一直压迫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一天到晚地干活儿,一刻也不停歇地干活儿,从楼里到楼外地干,从楼上到楼下地干,我不敢不干,不敢发牢骚,不敢说怪话

儿,更不敢抵制和反抗,我是"我的大楼"以外的人,是一个临时工,我没有一点儿点儿安全保证,更何况我是不能惹事的,因为我经不住什么事,任何的事。
不过,一个人如果时时游手好闲,天天无所事事,则也有烦,也有腻的时候,麻杆儿即如此。大约是从前年开始吧,他就烦了,腻了,但是他的这"烦"和"腻"的赤裸裸的身子倒是包裹上了一层漂亮的外衣,这漂亮的外衣就是"事业"与"志向"。麻杆儿真地要树立自己的大志向,干一番自己的宏伟的事业了。一天,刚上班,他就走进张主任的办公室,这让张主任吃了一惊,因为这是从来也没有过的事儿,几年来都是张主任找他,而且总是找不着,而他却是从来也没有这样"自投罗网"过。"有事儿么?"张主任试探着问,真怕他有什么节外生枝的要求。是的,这麻杆儿真地提出了节外生枝的要求,不过倒是也有让张主任不太为难的地方。原来,麻杆儿提出了去考驾照的申请,而且是出人意料地是自费去学,去考。对于这样的非正常的要求,或是申请,张主任是不能私自做主,私自决定的,他要请示"一号"。让张主任没有想到的是,"一号"竟同意,而这样的事情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也就是一般都不会同意的。但是,我看出了张主任的高兴,我也知道张主任为什么高兴,因为每当看见麻杆儿,尤其是麻杆儿耍贫嘴的时候,张主任的眉头总是皱得紧紧的,有的时候还紧成了一个大疙瘩,可见张主任是不愿意看见麻杆儿的,是烦他,腻他的,他去学习,起码一段时间是不会再出现在"我的大楼"的里里外外,不会再出现在张主任的身前身后了,他的"消失",是张主任的最大的愿望。
几天以后,麻杆儿就走了,就去学习去了,就去考驾照去了,就不再来"我的大楼"了。不想他这一走,这一去就是大半年,不知道他怎么考得这么难,这么费时,出奇地费时,但张主任并不着急,也并不叫真儿,大有他去考一辈子才好的那份高兴劲儿。是啊,我也真希望这麻杆儿真地去考一辈子才好,从此再也不来"我的大楼"了才好。这大半年,"我的大楼"真地是安静了半边天,我呢更是得实惠,得好处,再也没有谁像麻杆儿那样地经常挖苦我,损(天津话)我了,我也再也不受被那突如其来的落在我的头上的"响指"的惊吓了。没有麻杆儿的日子真好!这绝不是我一个人的感觉,起码我的顶头上司张主任也有这样的感觉,甚至是比我还强烈的感觉。(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