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麻杆儿,或刀鱼,"我的大楼"里的又一个人(2)  

2017-02-17 17:13: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过,说真的,对于麻杆儿,我还是真有说他行,说他有能耐的地方,这就是他有着相当高的"骗"术,但他这"骗",不是老储那种坑蒙拐骗的"骗",犯法,或是缺德的"骗",而是不犯法,不缺德,或是不太缺德的"骗"。如果把老储的那种骗"称之为"武骗"的话,那么麻杆儿的这"骗"就叫作"文骗"。而正是凭着这"文骗",他给自己骗了一个媳妇来,而且还是一个不错的媳妇,也就是因为他的这个不错的媳妇,他才走进了"我的大楼",捧上了这千也打不破,万也打不破的"铁饭碗儿"。

麻杆儿比我大,都四十多岁了, 而且"不缺胳膊不缺腿",更不像我有着智障的毛病,可不知为什么,来"我的大楼"以前,却也是一个社会青年,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文化水平呢,也不一定比我高到哪里去,我不认识的字,他也不认识,可我认识的字呢,他照旧不认识,可就是这么一个经历、水平与我差不多的人,却有着一个不错的媳妇,而且还有着一个不错的老丈人--市委机关的一个干部,也正是这个市委机关干部的老丈人,通过关系楞是把他办进了"我的大

楼",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后勤工人。尽管我也是后勤工人,但我却是"临时"的,工资、福利待遇与人家"正式"的,可不能同日而语,就拿午餐这点儿小事儿来说,人家一人一份儿,为独没有我的份儿,正像他麻干儿说我的,是"二姨夫,甩货";干的活儿就更甭提了,什么活儿重我干什么,什么活儿脏我干什么,而且是一天到晚不停地干,而人家呢,大都是动动嘴儿,充其量也就是伸把手儿;更何况,对我这个临时工来说,更致命的,说不定哪一天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情况一变,我就得"走人"回家,彻底没了"饭碗儿"。可悲呀,我的命苦;可喜呀,人家麻杆儿命甜。老天爷也有不公的时候啊!
说到麻杆儿的婚姻,"我的大楼"里曾经有过很详细,很精彩的传说,但究竟准不准,对不对,是不是真实,或者说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就谁也说不上来了。不过,大家结合麻杆儿这个人的特点,尤其是他的习性,倒是对于所传,都宁可信其有,而不信其无。可我却认为,大家之所以传他的这段"风流韵事",绝不是真地佩服他,喜欢他,认为他有能耐,有本事,而是百无聊赖之举,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用我们天津话说,就是"找个乐子",而绝没有什么正面的意义,这从大家谈他,说他时的那神态,那嘻嘻哈哈的不严肃的举止上是看得出来的。下面,我就把"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对于麻杆儿的这桩婚姻的传说,尽我所知地给大家都说一说,至于"究竟准不准,对不对,是不是真实,或者说有几分真实,几分虚假",就全凭大家自己去体会,去评判吧。
话说麻杆儿,有一次去本市的某一所大学闲逛--社会闲散人员自然闲逛,当走到学校西南隅印刷厂门口的时候,看到从印刷厂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子,他立即被这名女子吸引住了,他对她非常有好感,紧接着便爱上了她,于是,自从这天开始,他几乎天天到这印刷厂来,从外到里地了解情况,最后公然以联系业务为名进入到了这个厂里,先是洽谈业务,后是考察印刷能力。当然考察是假,侦查那名女子是真。结果,只是去了三次,便把那女子的工作,特别是作息时间了解得一清二楚。于是乎他便向那女子展开了全面的进攻--全方位地接近,全方位地服务,全方位地讨人家高兴,讨人家全家高兴,(最初,人家全家是不高兴的)据说,他花的那钱也是"全方位"的,可是不少。结果,终究是有了成效,首先是未婚先孕--"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都说他"有两下子",紧接着就是"洞房花烛"。麻杆儿他真是有能耐,他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最后再补充几句,关于麻杆儿最初与他媳妇相识的地点,还有着另外两种版本,一是说在他媳妇上班的路上,更具体地一点儿,还说是在卫津路的六里台儿那段,说他媳妇骑车上班,到六里台儿那儿车的链子掉了,正巧让麻杆儿赶上了,麻杆儿主动上前,把链子装好,使得他媳妇得以顺利上班,从此麻杆儿便......这种版本虽然比上面说得更富有戏剧性,但却有着不值推敲的地方,不光是我,其实"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都知道,麻杆儿是一个典型的"光说不练"的"货"(天津话,贬义词的"人"),是一个实际操作的白痴,人家的车链子掉了,即使要他的命,他也是给人家装不上的。第二种版本是,说麻杆儿与他媳妇最初是在劝业场里相识的,说当时他媳妇退一件衣服,与售货员发生了争执,也是正巧--讲故事,都得有"正巧"--让麻杆儿赶上,于是乎,麻杆儿义不容辞,上去为他媳妇理论,结果大获全胜,他媳妇更是异常感动,从此麻杆儿便......这种版本倒是可信,"理论"正是麻杆儿之所长,凑热闹,也正是麻杆儿之所爱,游手好闲么。不管怎么说吧,也不管是哪一种版本的开头儿吧,接下来的故事,就是以一个"骗"字为基础的故事了。
媳妇是娶到了手了,可让麻杆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样的人是永远也想不到的——用这样的方式娶了这样的媳妇,最终是受罪,是不幸福。(也许他自己不这样认为,价值观--"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挂在嘴边儿的词儿--不同吧)"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都说,麻杆儿在家是"气(妻)管炎(严)",像一个奴仆,被媳妇呼来喝去,大事小情,还都得上赶着人家。但这倒好说,不就对媳妇"低三下气"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是对自己的媳妇,又不是对别人家的媳妇。但是,最让麻杆儿过不去的,是这媳妇从不到麻杆儿的爹妈家去,更是不跟麻杆儿的兄弟姊妹们来往,您说这不是要麻杆儿的命么,麻杆儿最讲究的就是脸面。但人家媳妇就是不去,就是不来往,你麻杆儿能有什么法子,俏皮话说得再顺嘴儿,懂得的事再多,再能"白话",也没用,只能"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嚥",忍气吞声,甘拜下风。可见骗来的媳妇,不是能与你真心过日子的媳妇,骗来的婚姻呢,自然也不是幸福的婚姻啊!从此,麻杆儿便不断地喝着自己给自己酿下的苦酒,而且是一生一世没有尽头的苦酒。(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