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麻杆儿,或刀鱼,"我的大楼"里的又一个人  

2017-02-13 23:42:3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麻杆儿,或刀鱼,"我的大楼"里的又一个人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右一,再瘦一些,年轻一些,则活脱脱一个“麻杆儿”,或“刀鱼”

 

麻杆儿,细长;刀鱼,也细长。可见,细长把这两种风马牛毫不相同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这非常有逻辑性。以这两种有共性的东西开头写我的这个"我的大楼"的又一个故事,其目的自然不是要说什么麻杆儿,说什么刀鱼,您想呀,"我的大楼"里怎么会有这么两样儿东西呢,我要说的是一个身型像麻杆儿,像刀鱼的一个人,"我的大楼"里的又一个人。为了行文的方便,我们姑且就直接把这个人叫做麻杆儿吧,不过刀鱼对他的形象更有着很好的补充的作用,刀鱼的全身是有弧度的,而这个人平时,尤其是一说起话来,总是好挺身、仰头,因此全身也是有弧度的,这弧度与刀鱼的那弧度正好相吻合。但还是叫他麻杆儿吧,因为又高又细毕竟是他的最形象,最主要的特点。

麻杆儿不是"我的大楼"里的主要的人,更不是什么干部,领导,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说工人这个词儿,可千万不能让他听见,因为他不愿意听,他的逻辑是,为什么你们都是干部,领导,而我不是,咱们大家都是人,而且都是"我的大楼"里的人,既然你们都不是工人,那么我就该也不是工人,他这逻辑也对,只不过是"超前"了,他忘了,目前我们国家"人事"的现状就是如此,不过这也不怪他,他没有什么文化,又抱着铁饭碗,难免犯糊涂,看不清事儿--他这个工人,可是个白痴工人,不学无术,没有任何的劳动技能,整天游手好闲,东串串,西串串,哪儿人多哪儿有他,插科打诨,满嘴的俏皮话儿,拿人找乐儿,(天津话)自己开心,如此这般,一天一天地瞎糊混,自己感觉良好。不过,他比我前面说过的老储那样的人,干部,领导,要强,而且强百倍,起码他不坑蒙拐骗,不嫖娼卖淫,不做坏事。其实,那老储虽坏,但也不是那种恶人,狠人,恶人、狠人是有大"志向",想做大"事业"的,但老储不行,没有大"志向",也做不了,或干脆也不想,永远也不会想干大"事业"。这或许就是老天津卫人的特点与本性吧。懂天津卫的外地人说天津人胆小怕事,什么事也不干,没出息,天津卫人自己说是谨慎,过于保守,但不管是没出息也好,还是过于保守也罢,其实都一样,都是什么也不干,不干事儿,根本就不想干事儿。老储如此,这麻杆儿更是如此。
麻杆儿是典型的老天津卫家庭的子女,祖宗三代一直住天津卫老城的南市区,这南市区可不简单,解放前是五行八作人家的聚居地,自然也是妓女行业的集中地,不难想象,虽然生于新中国,但在老天津卫家庭长大,从天津卫老城区走出来的麻杆儿,浑身上下仍然是粘染着浓厚的老天津卫的习气,行动坐卧,包括说话办事,也无不老天津卫的风格。

俗话说,"京油子,卫嘴子",其中的"卫嘴子"说的正是天津人,这简单的三个字,把天津人的特点概括得甭提多准了。当然,这是老话儿,所以概括的当然也是老天津卫的老特点,不过话又说回来,新天津,天津卫的年轻人,就拿我今

天说的这个麻杆儿来说,难道与老天津卫的老习气,老风格,就撇清得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了么?答案绝对是否定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永恒的真理,也更是地方学、民俗学,甚至包括语言学的理论基础啊!老天津卫家庭出身的麻杆儿就一定如我前面介绍的那样,"浑身上下仍然是粘染着浓厚的老天津卫的习气,行动坐卧,包括说话办事,也无不老天津卫的风格"。

今天就先围绕着"卫嘴子"这个旧习气来说说"我的大楼"里的这个麻杆儿吧。
"卫嘴子",说的是嘴能说,但这个"说",用翻译成与之对等的天津话,就是"白话",其中的"话"发音为"活"字音,而且还必须是古入音,就是与"或"


字音相仿。而这"白话"可不是好话,而是个贬义词,意思是"贫嘴","耍贫嘴","贫嘴滑舌",但这"贫嘴"也是不简单的,是有着一番功夫的,说起来,一套儿一套儿的,夸夸其谈,嘻嘻哈哈,口吐唾沫星子,几个钟头,大半天儿,不重样儿,说相声的绕口令怎么样,都得甘拜下风,可见其嘴的"厉害",而且话语中不断地穿插着各式各样的老天津卫的俏皮话,或者说得好听点儿,是俗语,而且这些俏皮话,俗语,与他要表达的内容又是十分地贴切,所以说,这"卫嘴子"也是不简单的,是有功夫的,只不过这功夫下的不是地方。请看麻杆儿这方面的几例"功夫"。
麻杆儿走近几个闲聊之人,第一句就先来一个俏皮话"散脚行,滥搭咯",意思是,你们瞎说什么呢;如果他听不明白人家说的话是什么,他则说,"三儿的妈妈,四儿不少",齿音字的"四儿"指的是"事儿",意思是你们说的事儿还不少;如果人家让他别打扰人家的谈话,他就说人家"吃饱了不认大铁勺",铁勺,就是做饭、炒菜用的那工具,意思是说用我的时候,上赶着求我,反过来,不用我的时候,就撵我;有人不让他瞎参与事儿,他就说人家,你"四两棉花,你纺一纺","纺"即访,意思是你去问问,我是有本事的人;别人要开他的玩笑,他就说人家,你"摘我莲花,拿我藕","藕"即呕,意思是开我玩笑,拿我找"乐儿";在某件事儿上,别人超过了他,他就说人家"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看见别人穿新衣服,他说人家是"二小穿马褂,规规矩矩";他不想让别人参与事儿的时候,他就说人家"取媳妇打幡儿,跟着凑热闹儿",或"河边儿无青草,不要多嘴儿驴";看到别人为难,他就说人家"老太太吃柿子,嘬瘪子了";看到别人出了危险,他就说人家"老太太坐转椅,玄了";看到别人没办成事,他就说人家"姚二爷剥蒜,两耽误";对领导看了不上的人,如老郑,郑处长--当年那"一号"当政的时候,老郑,郑处长只是一个科级干部--他就说老郑,郑处长是"二姨夫,甩货",和"二小儿扛房梁,顶这儿了",意思是发展不了了;他看不起别人的时候,就说人家,你"北门外开米店,外行",更过分的是,说人家是"老太太上鸡窝,奔(笨)蛋","老太太的尿盆儿,挨泚(刺)儿的货",等等,等等,一嘴的俏皮话,一路地拿别人寻开心,至于别人的反应,甚至是对他的"白眼儿",他置若罔闻,装做看不见。
俏皮话,不是不能说,有时候还应该说,它可以增加语言的形象性与生动性,甚至还能从一种趣味的角度加深加深对于语言的理解,但像麻杆儿这样,一味地上这种俏皮话,不分场合与地点,则就显得太贫嘴呱舌了,而且给别人带来了反感与厌恶。也许麻杆儿不懂得这些道理吧,因为他只顾他自己的贫嘴呱舌了,甚至是把这当做了自己的长处了。麻杆儿太浅薄了,像他这样的人,也只有"我的大楼"能収留他,不然他一定会饿死的,因为他除了贫嘴呱舌什么也干不了,而且他也什么都不想干,所以我说,是"我的大楼"救了他,每月发给他不少的钱,可是他并不感恩"我的大楼",相反还时不时地骂上它几句,后来,时间一长,

我就明白了,他骂"我的大楼"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大楼"没有让他当干部,而他非常想当干部,当领导,非常想搞管理,管人,可"我的大楼"偏偏就是不让他当,不让他管。真不是"玩艺儿","我的大楼"--前半句是天津卫骂人的土话,也是麻杆儿挂在嘴边儿上的一句话。
如果说,满嘴的俏皮话是麻杆儿这个"卫嘴子"的第一个特点的话,那么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说,而且还看似一清二楚,则是他的又一个特点。说真的,这第二个特点有些难,不容易,一般的"卫嘴子"是做不到的,而麻杆却行,所以说,这真可谓是他的一个本事,自然也是我唯一说他行,佩服他的地方。老话儿说的"好马长在腿上,好汉长在嘴上",一定就是指麻杆儿这类人说的。
麻杆儿的大脑就是丰富,嘴也好使,从天上到地下,从宇宙到洪荒,从太阳到月亮,从雾雨到雷电,从鸡到蛋,再从蛋到鸡,从国内到国外,从政治到经济,从古画儿到古瓷器,从京剧到评剧,到话剧,从工人到农民,到扛脚行的,等等,等等,三教九流,五行八作,什么古代、近代、现当代,什么美国总统、英国首相、中国书记,什么大官儿、小官儿、老百姓,什么富人、穷人、要饭的,五花八门,形形色色,没有他不知道的,就没有他说不上来的。他自己呢,更是以"杂学大家"自诩,以"杂学大家"自居,称自己是虢大学问--他姓虢。
麻杆儿的嗓音是尖尖的,而且还带有着一定的洪亮的宽度,尤其是当他说出了他自以为得意的俏皮话,或是他的"杂学"中的某一项的时候,他总是以他的这样的声音发出哈哈的大笑,而且他的那身子还以最大的限度向后挺着仰去。每当他这样得意的时候,他的体型就真地变成了一条活脱脱的刀鱼的形状了。每当我看到他的这种形状出现的时候,我总是想笑,但我每次都抑制住了不笑,因为我怕他,怕他再趁势给我几句俏皮话,而且他还会再在我的头上,给我几个响指。最初我笑的时候,他就说过我"天要下雨,连王八都乐了",而且还在我的脑袋上打了一个发出响亮的响指。
麻杆儿的这杂学,这"功夫",很可能与天津卫的发达的相声艺术有关系。早先,老南市的人,包括年轻的,最爱光着膀子,拿一个躺椅和一个半导体收音机,伸着腿 ,闭着眼,在马路边儿上一躺,似睡非睡地听收音机里的说相声。但人家说相声是在台上,因此叫艺术,带给大家的是快乐,而麻杆儿之类是在"台下",因此叫"白话",叫贫嘴呱舌,而带给大家的则是反感与厌恶。然而麻杆儿可不管什么反感不反感,厌恶不厌恶,我行我素,照"白话"不误。(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