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买画儿的那老小子,要结婚了  

2017-01-23 22:14:37|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画儿的那老小子,要结婚了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莫斯科餐厅,2017,1,21
 
"买画儿的那老小子",就是2015年春节前约我去苏州的那位,关于那次的有些神秘的"苏州",我写了几篇博文,说得足够详细的了,在此就不赘述了,还是节省笔磨集中说他的这次"结婚"吧。
我是昨天才听说他要结婚的,是他亲口对我和我的爱人说的,至于和他结婚的那位女士,我听了之后大为吃惊,但吃惊的原因倒不是那女士,而是世上真的,确实是有的那缘分。
昨天,上午10点,我晨练回来,接买画儿的那老小子的电话,说10分钟后到我家,有事跟我们两口子说。10分钟之后,我们两口子在楼下大门外果然见到了他,春风得意,风度翩翩。进我家,落坐以后,他便直入主题,说他要结婚了,而且就在今年的大年初六,这次是专程来北京跟我们说这件事,并邀请我们届时参加他的婚礼的,并说如能提前回天津为他助威,则他是更加高兴。
向他祝贺之后,当我们问到那女士的情况时--我们肯定是要问的,而且是迫不及待,因为这件事对我们来说是太突然了,突然得像被响雷击着了似的,更因为,几十年来他对我们如亲人一般,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从来都是事先告诉我们的,并一定要听取我们的意见的,但这次却实在是太突然,太反常了,事前被他捂得是风雨不透,不过,近来我们也有些觉得他不正常的地方,自那次"苏州"以来,他与我们的联系明显地减少了,而且是不一般地减少--他狡猾地冲我一笑,却是先说了她的籍贯,"苏州人。"听了"苏州"二字,我也开了一个玩笑地对他说,"哎呀,这可实在难为你弟妹了啊!",说完并看了一眼我的爱人,我的爱人呢,这个上海女人,也不禁大笑了一笑。而他却很机智地马上接道,"此'苏州'非彼'苏州'呀!"--我们家的事,他也是一清二楚的,尤其是我们的苏州人的儿媳妇,尤其是我们家婆媳之间打得不说话的现状,他更是清清楚楚,他还经常幸灾乐祸地对我的爱人说,"原以为你们两个南方女人会合起伙来整我们北方人,却没想到你们倒先内哄了,我们北方男人高枕无忧了啊!"--我们仍然穷追不舍那女士的具体情况,这老小子便打断我们的问询,将我们拉起,说是请我们去莫斯科餐厅,吃大餐,届时边吃边说。

十几分钟之后,坐在莫斯科餐厅的大厅里,这老小子又是狡猾地冲我一笑,说,"你认识,而且见过面。"听了他这话,我也开始有些明白了,因为我的智商也不低,于是我便看了一眼我的爱人,又疑惑地转向他,问他,"该不会是那卖画儿的女人吧?"问他的时候,我的眼前立刻出现了那个袅袅娜娜,细眉细眼儿的女人。"是啊,就是她。"他肯定地回答,并仍是狡猾地笑着。"啊!"得到了他的肯定的回答以后,我和我的爱人都吃惊地呆住了。于是,这老小子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了那女士的基本情况,以及这两年来他与人家交往的一些细节。
那女士姓姜,叫姜美茹,58岁,其夫五年前病逝,育有一女,女儿已结婚,并生有一子,三年前全家移民加拿大。(当年卖画儿,就是为了资助女儿一家)姜在国内仅一人,独居,无亲属。(卖画儿时的那二男人,是姜的邻居,与当时说的"上海",同是"借口")
原来,在苏州的那几天,这老小子就看上了人家女士,画作成交以后,他以"买便宜了"为名,又找到了人家,补给了人家100万元,后又约人家吃饭,喝茶,并请人家来北京,看戏剧,看展览,又到天津看小德张的旧居,等等,费了一番心计,下了一番功夫,不到一年便把人家"拿下",与他确定了婚姻的关系,之后,又南方、北方地交往了一年,到得今天,终于订下了成婚的日期。
"你这笔买卖值啊,不到1000万,连画儿带人就都买来了。"我笑着揶揄我们的这位老小子,老朋友。
"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太庸俗,抬市侩了,我们这是纯真的爱情,用金钱是衡量不了的。"这老小子一本正经地回敬我。
我的爱人又对他说,"苏州女人,我是有亲身体会的,心细,事儿多,好计较,而且耿直,说话随便,口无遮拦,你要有思想准备。"
这老小子,维维称诺。
了解了这老小子和那苏州女人的罗曼史后,我们非常高兴,并深深地向他,及他的那位美丽的姜女士祝福,祝福他们相亲相爱,一直到永远!

我们非常看好他们的这段姻缘。这老小子与我的友谊快60年了,与我的爱人相识也四十载有余了,他爱人活着的时候,我们两家一直是通家之好,因此,我们彼此知根知底,非常了解。这老小子,比我大一岁,今年69了,但身体、精神,却看着比我可强多了,他是坚持到健身房的主儿,而且有健身教练;他很有责任心,对他的前妻关爱倍至,尤其是他前妻病重卧床三年,他床前床后寸步不离地伺候,花钱更是不在乎,一针2000元,每天两针,医生都说没有意义,可他坚持要打,而且一直打到他的前妻去世,当然他有的是钱,但我知道,如果他没有钱,他也是会千方百计地弄钱,甚至借钱,给他的爱人打针的。说到钱,他确实是有钱,总资产少说也得有几十亿,但是,他洁身自好,从不进娱乐场所,更不胡搞乱搞,花边新闻,一件没有;他有一双儿女,都非常优秀,哥哥定居美国,妹妹在现在的商务部,是个司局一级的干部,儿女一直敦促他再婚,再成家;他,北大考古专业的研究生毕业,是目前的"老北大"了,供职中科院,但后来下海经商,顺风顺水,直至今天;他有远见,高见,本来,事业还能再大,再发展,但他却止步不前,适可而止了,"猪拣肥的杀"是他的一定要遵循的理念。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老人,他让我,及我的爱人坚信,那苏州的女士,嫁给他是绝对正确的选择,绝对是幸福的选择,更何况人家那苏州女士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女人,一个被我们的老朋友喜爱的女人。
说到最后,我们与我们的这位老小子,老朋友,仍然出现了矛盾,时间上的矛盾。他要求我们与他一起回天津去过春节,之后的几天,还要帮助他,替他补漏儿,替他周全,但是,我们不能达到他的这样的要求,因为,今年,我和我的爱人要去杭州我的老岳母家去过年,过春节,老人家今年94岁了,虽说身体还好,但精气神却大不如以前了,而且时时地还犯糊涂,所以我们今年是一定要去杭州的,车票都买好了,因此出现了分歧。最后,双方各让一步,我们答应大年初四回天津,初五帮他忙活一天,初六参加他的婚礼。这样,才算是达成了一致。
饭后,我爱人开车,把他送到永定门火车站,我们目送他上车,离去,他喝了10罐儿啤酒,脸色红红的,但不晕,他酒量大。
在回来的路上,我发现在他刚才坐的位置上,有一叠钱,都是暂新的100元一张的。我知道这一定又是那老小子干的事,因为刚才是我爱人付的饭费。"这老小子,总侮辱人。"我骂道。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