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一张旧照片,一段老故事(续四)  

2016-05-03 17:08:2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去上海,倒去了长沙,去了桂林
下面再把话题转回到此段故事的第一节的末尾,从而顺着"由株洲又去了长沙"的话头儿,接着再往下说。
在株洲,当天早晨,吃过早餐,我们就离开株洲麻纺厂,步行去了火车站,看看有去哪里的车,我们好再去哪里,反正都是我们没去过的新鲜地方,但最好还是希望能碰上去上海的车,如此,就与我们先前的打算相一致了。
但到火车站一问,人家工作人员说,去上海,得到长沙去乘车,而株洲是没有的。再问最早到长沙的车几点开,答曰,40分钟后就有一趟过路车去长沙。于是我们就领了这趟去长沙的车票,不到中午12点,我们五个人便顺利地来到了长沙。

到长沙的情况,与广州相同,我们马上就被安排到了湖南长沙铁道学院吃住。这铁道学院在长沙市的南门外,地名叫东塘--与广州一样,后来我又去长沙,也是特地专门去了当年去过的那东塘,找到了当年住过的那铁道学院,原来那铁道学院的名称只是"长沙铁道学院",而前面没有"湖南"二字。
东塘是一个镇,但是却很热闹,很繁华,里面有很多商店、店铺,早上还有花市。说是花市,其实就是一块露天地,有桌子,有架子,甚至还有地摊,但各色鲜花,却品种繁多万,五光十色,非常漂亮,令我们瞩目,更令我们觉得新鲜。新奇、新鲜,是因为我们北方那时没有这种花市,见不到如此琳琅满目的鲜花。我们每天早晨都去逛这花市,以赏心悦目,获取精神享受。
在长沙,我们住了三天,游览了市容,其中至今印象深刻的是那街名特殊的"黄泥街"。此街不仅街名特殊,而且全街的店铺更是特殊,即一水儿的出版印刷的店铺、作坊。听当地人说,这黄泥街历史悠久,其中的店铺大都为百年的老店,老技术,雕板的,水印的都有,印刷质量精益求精,美轮美奂。另外还去了橘子洲,是在一个叫坡子街的岸边坐小火轮去的。还过了湘江,登了岳麓山,逛了麓山寺和岳麓书院,及爱晚亭,并瞻仰了蒋翊武、李仲麟、焦达峰,及黄爱、庞人铨等革命志士的墓,但遗憾的是没有找到黄兴和蔡锷的墓。我们是非常景仰黄兴的,其程度超过了孙中山。其实,蒋翊武等人的墓当时也是不好找的。当年,岳麓山上,满山是杂草、树丛,除去一条进山的路外,是没有其他的路的,而那些坟墓正是隐蔽于杂草、树丛之中,其寻找的难度可想而知。
其间更为可提的是,我们还重点去了湖南大学,看了那里的大字报,感受了那里的革命气氛,但当时我们感觉,湖大的革命氛围并不十分浓烈,比我们去过的那华南师范学院差得很远。记得从湖大出来我们还产生了疑问,说毛主席家乡的"文革",怎么倒不如外地的热烈呢?!
在长沙的第四天,一早起床,吃过早餐,我们收拾东西,便去了火车站,打算去上海,但时间不对,也没有车票,因此只得改变主意,赶着上了一列去桂林的车,去了广西的桂林。
去桂林的这列车,人很少,而且几乎没有学生,所以车上的秩序就好,就正常,有热水,有售貨车,还有空座,非常舒服。
事后我想,去桂林的这趟列车的正常,与没有大量的串联学生有直接关系。当年的全国大串联,集中去的地方是北京、上海、广州这些沿海的大城市,和像延安、井冈山等那样的传统的革命圣地,而像没有革命色彩的桂林这样的内地小城市,则大都无人问津。另外,那个年代,人们的旅游意识也非常薄弱,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旅游,更是不懂得什么叫游山玩水,一点儿这方面的欲望也没有,拿桂林来说,全国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因此,你让它人多起来,又怎么可能呢。
不过,对于桂林,我们还是有着一些认识的,如"甲天下"的山水,山水之中的象鼻山,等等的自然美景,是全国所独有的,尤其是当时刚刚放映的,大家百看不厌的彩色电影「刘三姐」,其背景便是出自桂林。

我们是快天黑的时候到的桂林,下车后,一看那破旧的市容,破旧的房屋建筑,与广东的湛江没有什么两样,但很是令人大跌眼镜。不过桂林比起湛江来,却是有着不少的特色的,比如那不少的石板街,街上的不少的竹楼,对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奇特,非常有韵味的。
在桂林,我们住在了广西师范学院。这是一座园林一般的学校,其中有着几座庭院,庭院内有着正房、厢房布局的大屋顶的房屋,可能都是办公用房。我们就住在了一座这样的庭院里的,两间这样大屋顶的房子里。我与张、杨住一间,高与周住一间。这次,不睡地铺,而睡的是木床,单人的木床,因此很是舒服。在这里,我们还第一次吃到,也是第一次认识了"米粉",又酸又辣。刚吃,很觉新鲜,还能吃,但再吃,便吃不下去,胃口不接受了。
转天早晨,天刚亮,我与张、杨就起床了,而高、周二人还未醒。于是我们三个人便在校园内散步,并爬上了校内的独秀峰。看介绍得知,此峰虽不高,却是桂林的一大景色,属喀斯特地貌的特点,石灰岩质。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岩质,山峰虽不高,但爬起来并不轻松,到峰顶用了整整1个小时。站在峰顶,桂林全城,及城外的漓江、漓江边连绵起伏的山峰,尽收眼底,且赏心悦目。
从独秀峰下来,回到住所,高、周二人已经起床,吃过了早餐,并告诉我们有一种好吃的东西,叫米粉,又酸又辣,很开胃,叫我们快去吃。我们一听,非常高兴,便去食堂,也吃了这好吃的东西。当天晚饭,我们仍是吃了这米粉,但吃着吃着,就失去了早餐时的那股兴奋劲儿。等到转过天来,去早餐的时候,首先,高、周二人就不提吃米粉了,我们三个人自然也远离了那热气腾腾的米粉汤锅。
我们吃过早餐--大米粥、馒头、鸡蛋、咸菜,便去了城外的漓江。此时的漓江正是枯水期,水很浅,江边都露出了很宽的石子底。不过,江里仍有支撑着布顶棚的竹排,以供游客游览漓江。
我们租了一条竹排,(好像5元钱)便在漓江划起来,游起了漓江。划竹排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大嫂,非常热情,一边慢悠悠地撑着竹排,一边操着当地的方言,不停地向我们介绍起漓江,和漓江两岸的风光,以及当地的一些风土人情。当岸边有可看的山峰和岩洞,尤其是那著名的象鼻山的时候,这大嫂更是将竹排靠拢岸边,让我们上去尽情地观看,游览,一点儿也不催促我们。
不知不觉,我们在漓江上竞游览了近四个小时。在返回竹排码头的路上,我们看到了一队送葬的队伍,大约30几个人吧,前面是穿着孝服,手执旌旙的亲属,其后是一具由好几个人抬着的黑色棺材,棺材后面又是亲属,及好几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和尚,或道士,有的还戴着又高又尖的帽子,他们的手里也拿着一些器具,队伍的最后,是身着彩色服装的吹鼓手,敲敲打打,锁呐声声,十分地壮观,也十分地热闹。见此情景,我们很觉新鲜,在北方,这种场面是很少见到的。我们不禁问划竹排的大嫂,"此间都是土葬么",大嫂点头称是。但在北方,尤其是京津一带,却大都是火葬,既便个别有土葬的,也必须是秘密地在"地下"进行,而绝不敢如此这般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又如此这般地大张旗鼓地进行。
回到广西师范学院,吃了午饭--米饭、馒头、炒菜--我们便到学院的教学区看大字报,傍晚又回到住处,吃饭,休息,睡觉。
转天,我们去了市中心,在邮政局寄了家信,报了平安,之后就是闲逛,但也看大字报,及看红卫兵在街头的活动,其中看到了有工人纠察队在街上行走,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很新鲜的。因为运动初期,在北方,尤其是京津地区,工人阶级,大都还未直接参与其中,因此也没有出现于街头的工人的组织。另外,我们还接到了报道重庆工人组织之间发生武斗,甚至动了枪,伤了人的传单,这在京津地区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可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南方比北方的进程要快,风势刮得大,而且猛。但当我们回到天津不久,天津、北京的工人阶级也都"跟上了形势",一夜之间,无数的纠察队、造反队,等等,便雨后春笋一般地冒了出来,紧跟着,这个"队",那个"队",又扩大成了这个"兵团",那个"兵团",队伍一下子壮大了起来,行动也凶猛了起来,自然,派性,武斗随即也发生了起来,而且愈演愈烈,以致导致了最后的"夺权",最后的各自为政。
在桂林的街头,我们又看到了一件新鲜的事物,这是我们北方所没有的新鲜事物,即卖蟒蛇肉的。一个支起的厚木板上,放着切好的,一段一段的,圆圆的,小饭碗粗细的,带着血筋儿的蟒蛇肉,卖者是一位年轻的,手大胳膊粗的女子。我们看了,十分地好奇,便上前去询问是不是我们所认为的蛇肉,是不是吃的,那女子答曰,是蟒蛇肉,是吃的。再问价钱,再答曰,46分钱一斤。我们驻足良久,唏嘘良久。
我们在桂林只住了两晚,但感觉却是非常地美好,而且美好之中透露着无限的新奇,好像是到了异国他乡一般。追究原因,不得不说,与遇到的那两样新鲜的事物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桂林的第三天的早晨,吃过早餐,我们便去了桂林火车站,领了中午去杭州的火车票。转天的早晨,我们五个人又被风吹一般地来到了美丽的"天堂",杭州。

在此再说明一下,在整个大串联的过程中,我们学生的"食住行"都是免费的,都由各地的接待站统一安排,学生一分钱也不花。其实,"衣"也包括在"免费"之中,广东的学生到北京,是能领到一身军装的,其中包括绒衣、绒裤,10月份以后,还发军队的棉大衣;在广州,因为学生的滞留,接待站曾鼓励学生们步行去井冈山、延安等革命圣地,去的人,每人发一身军装,一个背包、一个水壶,及10元钱等。在广州,当时我曾提议去井冈山,但被高、周二人否定了,他们说我"不懂",说我"幼稚"。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