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一张旧照片,一段老故事(续二)  

2016-04-21 16:27: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广州

广州火车站(东站)前,左右各有一个大席棚子,席棚子的顶端都挂着大红布的横幅,上面有黄纸写就的欢迎词,内容是一样的,都是"热烈欢迎全国革命小将到广州传播革命经验",席棚子的门口处也都立着一块小黑扳,上面也都是彩色粉笔写就的"接待处"三个大字。
我们五个人去的是左面的接待处,于是,有人领着我们,及其他的学生去到席棚子后面的一处停车场,上了一辆同我们从天津到北京一模一样的解放牌大卡车,然后向广州市内开去,不过,从所过的景物判断,我们先是进入了市区,但很快又开出市区,进入了郊区,所走的是一条铺着碎石渣的公路,因为路名特别,所以至今仍记得,叫瘦狗岭路。最后,我们的汽车开到了一片空旷的地带,四周都是水田,田里的稻谷好像刚刚收割过,短短的稻干正呈现着美丽的金黄色。在一座大院子的前面,车子停下来,从院子大门旁的牌子上,我们得知,这里是广州市的"华侨补习学校"--后来,大约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上大学之前,出差去广州,还特意找到那学校,去了一次,看到学校周围变化了一些,盖起了不少的房屋,但学校原来的院子、四层高的楼房却依旧尚在,而且还是我们住时的那付老样子,同时,更是弄清楚了那学校的方位,即在广州市的东北方向--这"华侨补习学校",一进院儿是一座很大的,四层高的大楼,大楼的后面是一些平房,其中有食堂、饭厅等等,我们每天就在那饭厅里吃饭,饭食非常好,尤其是早点,富强面的小馒头,和冰糖淹漬的菠萝芯。那菠萝芯是我们这些北方佬从未见过,更是从未吃过的东西,因此在我们的眼里,就成了最佳的上品,每顿早点都吃,而且吃很多。
我们被安排住在了最高的第四层的一间大教室里,睡的是地铺。这大教室一共住有30多人,其中一大半都是早来的同学。
安顿好以后,我们就外出,乘坐公交车去华南师范学院看大字报,及"取经"。去华南师范学院,是因为人民日报曾报道过他们的"文革"的大好局面,及经验,所以刚到广州,我们便迫不及待地去了该学院。
华南师范学院好像在我们住的华侨补习学校相对的方向,是"大吊角",路途很远,中途还倒了一次车。不过,我们倒是欣赏了广州全城的南国景色。弯弯曲曲的道路,道路两旁大都种着黄绿色的香蕉树,树上挂满了香蕉;低矮的房屋,二三层的楼房,不高的院墙,几乎都是一种暗黄的颜色;很多的凉茶铺,铺面前的长桌上摆着一杯杯的凉茶,茶杯上都盖着防尘的小方块儿玻璃;大人、孩子,都穿橡胶的拖鞋,有的甚至就光着脚板走路;道路上满是自行车,其中还有不少倒着骑的三轮车,蹬车的全是中年妇女,也是"拖鞋",或光脚板,一付很有气力的样子。进入我们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地新奇,那么地新鲜,那么地好看,与我们生活的天津、北京相比,这广州就好比一座天堂中的小城,一幅美丽的自然风光的风景画。
在过市中心区的时候,我们看见了珠江,而且过了珠江大桥,过了大桥以后我们还看到了一处繁华地段的骑肩楼,那骑肩楼也并不高,也就四五层吧,有的楼的上端挂着"热烈祝贺某某届广州商品交易会开幕"字样的大红横幅。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华南师范学院。
进得学院之后,眼前的一切,又是令我们这五个北方佬大吃一惊。学院里到处是我们没见过的,南方的花草树木,其中有高大的棕榈树、橡胶树、椰子树,还有低矮的香蕉树、荔枝树、菠萝丛,以及一些叫不出名的树木,等等,等等,至于绿色的草坪,鲜艳的花朵,更是遍野皆是,遍地皆是,整个华南师范学院犹如一座美丽的大花园,让我们大开了眼界,大饱了眼福,得到了从感观到精神的充分的享受。
我们在华南师范学院里流连忘返地一直呆到了天黑。我们看了大字报,听了大学生的讲演,感受到了南方学校的,那种更加不顾一切的,革命、向前的激奋情绪。同时,我们还适时地吃了一顿晚饭--猪肉馅儿的包子,及汤面。那汤面里面竟然有鱼肉片儿,这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更是我们从未吃过的。

第二天一早,接待站组织我们去了黄埔港参观孙中山故居,及黄埔军校遗址。我们坐的仍然是敞棚大卡车,但因为气温高、天气热,这次可是觉得非常地凉爽。但是,因为道路不好,距离又远,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与黄埔港隔江相望的鱼珠港,等过了摆渡到达黄埔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过了江,在一个大院子里--现在回想,那个大院子一定是当地乡镇政府的所在地--我们吃午饭,即早晨出发前接待站发给大家的,每人两个馒头、两个茶鸡蛋,和一根小香肠。大院子里有喝的开水。吃过饭,我们在组织者的带领下,顺着大院子所在的大道,往东走,(以阳光为标准)很快就来到了孙中山当年的旧居,也是当年革命运动的指挥中心。那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院子里有一座老式的,三层的红砖楼,楼里有会议厅、会客厅、餐厅,及书房、卧室、侍从侍,等等,楼外的一侧是平房,好像是卫兵宿舍和锅炉房,楼的后面是一处空地,边缘处种着两棵高大的古榕树,和一棵相对矮小,却十分茁壮的玉兰树,这玉兰树是当年孙中山亲手种植的。
参观完孙中山旧居,我们又登上旧居对面的一个山冈,山冈的顶上矗立着一座高大、雄浑的纪念碑,这是"孙中山先生纪念碑",碑顶有一尊硕大的孙中山铜像,铜像为全身的立像,古朴,庄重,又典雅,又威风。碑的前后,各有胡汉民、何遂--黄埔军校教务长--的题词。
之后,我们又继续往前走,去参观黄埔军校的旧址。遗憾的是,那旧址,除去军校大门前那几棵古榕树,和军校原大门的门框与一堵院墙外,其余,早已荡然无存,而变成了一片废墟。据当地人说,军校是当年侵华日寇用飞机轰炸掉的,同时被炸而亡的还有我们的十几名中国同胞,这是日本侵略者欠下我们的又一笔血债。
不过,旧址上仍存有军校当年的遗留物,即大门门框上的,军校校名的木牌,木牌上的"陆军军官学校"几个斗大的大字清晰可见,那是当年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闓的手笔。谭乃湖南军阀出身,郭沫若的回忆录"洪波曲"中,对谭有生动的描写。
在黄埔军校旧址周围,我们还看见了不少当年东征时牺牲的国民革命军烈士墓,但却非常简陋,只一掊黄土,一块短碑,碑上有的记载详细,有籍贯、部队番号等,有的只有姓名,其余皆无。
至下午四点,全部项目参观完,我们在组织人员的带领下,开始原路返回,到驻地华侨补习学校的时候,天已经就要全黑了。

转天,第三天,自由活动。我们五个人,一早吃过早饭,又偷偷地多带出20几个馒头,和不少的菠萝芯儿,便向西行,到市区去游玩。首先,也是按顺路的次序,去的是广州市动物园,看了蟒蛇园中的100多种蟒与蛇,和狮虎山中的狮、虎、豹等,记得其中的华南虎是很多的,有十几只,那种虎的体形小,花纹的颜色也浅。
从动物园出来,我们继续往西边走,进入市区,来到了先烈路上的黄花岗烈士陵园,于是进园参观了那著名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合葬墓。七十二烈士墓,以黄麻石砌成一座长方形的墓基,上半部以72块矩形石块垒叠成金字塔形的墓顶,顶上矗立着一尊高举火炬的自由神像,墓前有当年孙中山先生亲手种植的一棵青松。陵墓的后面,又有汉白玉的石牌坊,石牌坊上堆砌着精美的雕饰物。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西式造型,别具一格,颇为壮观,令我们这五个"土"学生惊叹不已!

黄花岗烈士墓内埋葬的,是1911427日广州“三二九”起义牺牲的72名烈士的遗骨,

该遗骨是当年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冒着生命危险在街头收殓的,随后购买了黄花岗(时名红花岗)这块地方,予以安葬,辛亥革命成功后又重新修建。潘达微墓也在此陵园中,当时我们找到,也一并进行了瞻仰。

参观过黄花岗烈士陵园,我们又去了中山纪念堂,和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两处的建筑都是原物,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显现着无数的岁月痕迹。
我们一路步行,兴致盎然,到讲习所旧址的时候,不觉都到了下午两点多钟了。讲习所里人很少,很安静,于是我们就在里面吃了带来的馒头与菠萝芯,周还出去买了一瓶黄色的桂花酒,以当水喝。
从讲习所旧址出来,我们又在路边的凉茶摊上喝了凉茶与矿泉水。矿泉水很贵,6分钱一碗,但确实是名符其实的矿泉水,微黄色,有一股令人不适的味道。
喝过水,我与张,及高,又在路上的一家理发店理了发,可等到交钱的时候,理发师收我和张每人5分钱,而收高却是15分钱,高急问,人家说,外地的同学5分,本地的15分钱。听后,我们不觉大笑,忙解释,并让高发天津音,说天津话,人家才相信了高确是外地的同学。我们问理发师为什么错把高当成了广州人,那理发师则笑着说,高的个子矮,头发又发黄,这就是广东男子的特征。从理发店里出来,我们把这种"误会"告诉了在外面等着我们的周与杨,他俩听了也哈哈大笑起来。从此,我与周、张、杨四人,一路之上便把高叫起了"小广东"。
之后,我们又步行至珠江边,徒步过了那天坐车通过的珠江大桥,远眺了珠江的景色--宽阔、浑黄的江面,往来不息的船只,以及远处江边的那"商品交易会"的大楼。在珠江大桥上,我们几个人还兴致勃勃地谈起了"三家巷",谈起了主人公周炳与区桃。(当年大家都喜欢"三家巷",尤其是青年学生,说它有人情味儿,是现代版的"小红楼梦")
过了珠江大桥,我们来到了广州市的商业区中山路,逛了几家商店,走了一大段骑肩楼下面的人行道。当天色近黑的时候,我们就坐公交车回到华侨补习学校,结束了一天的活动。

第四天,又是一天的时间,我们坐公交车去了感觉很远的越秀公园,登了越秀山,看了五羊的塑像,并照了像--可惜,如今找不到了这张照片了--之后又坐车去了仍是感觉很远的三元里,参观了三元里抗英遗址纪念馆。记得那是一座小庙,简陋而破旧,但展出的实物却都是真品,很是宝贵,至今仍记得其中有我们抗英战士使用的长矛、弓箭,及火铳、土炮等,以及被打死的英军官兵的血衣,和缴获的英军使用的左轮手枪等。
回到华侨补习学校的时候,天尚早,才下午四点多钟,按计划,也算是设想吧,本打算收拾行囊,就去火车站,继续乘车再到别的城市去串联,但不想,华侨补习学校的同志告诉了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消息,说目前广州聚集了好几万的外地学生,一时是出不去的,须登记,等票,安排乘车;再问得等多少天,答曰至少须一个星期。我们一听,便有些着急,于是一边忙去办公室登记,一边赶紧乘车去了火车站。
到广州火车站以后,通过候车室的窗玻璃看到,站台上乱轰轰地一片人海,而且不少的人竟坐在了所有线路的铁轨上,而列车呢,却一辆也看不到。至此,我们完全相信了接待同志的话,真的,我们一时是出不去广州了。
我们五个人垂头丧气地又返回了华侨补习学校,但不想,转天却去了湛江,而且从湛江回来,又经历了一次有惊无险的历程后,我们五个人就胜利地突围出了广州,不过,其突围的功劳,或者说是成功的根本,却仍在高、周,及杨、张四人身上,而我则是一个十足的弱者,"听喝"者,跟随者,成功的享受者。至于我们是怎样去的湛江,从湛江回到广州,我们又经历了怎样的一段经历,则且听下回分解。这"且听下回分解",决不是我有意卖关子,凑噱头,而是我这个人太懒,做事没长性,拖拖拉拉,因此不能很顺畅地写下去,以致彻底地写完,更何况这两天"亚冠",尤其是这一段时间中超的"砸钱",勾魂一般地一直在勾引着我,以致使我完全失去了自主的能力,大家就多原谅吧!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