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我发过的《我的大楼》(附题目)(5)  

2016-11-07 19:28:0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发过的《我的大楼》(附题目)(5)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我的大楼

我发过的《我的大楼》的章节摘录(16—20)

现在,看出情况的紧急和大人物的“大”来了,他们谁都不 顾危险地从六级大台阶上就往下跑,好像身后有了烧身的大火似的)又并不停地继续跑向院子的大门口。 时间掌握得就是好,准,虽然“赶了”了一点儿,当“二号”、“一号”刚站定在院子的大门口的时候,当二位喘 息稍定的时候,又当“一号”梛步改站在了“二号”的前面的时候,大人物的闪着亮光的轿车也拐进了院子的大 门。然而车并没有立即停下,而是向前又缓缓地开了一段。“一号”、“二号”,后面还跟着一个“獐头鼠目”, 三位领导,“猫”着腰跟在车的两侧紧紧地跑。 当车稳稳地停在“我的大楼”的大青石台阶前的时候,“一号”忙上前用右手拉开了车的右后面的车门,而且又 高抬着这只手,以保护着即将下车的大人物的头。 大人物下车以后,马上就被“一号”、“二号”,后面还跟着一个“獐头鼠目”,三位领导,簇拥着,搀扶着,上 台阶走进了“我的大楼”。 ("来了大人物")

接着他们告诉了我被遗弃时的所有细节——那是冬天的一个早晨,天刚亮,我现在的父亲出去晨练,打开院门,迈出脚去,不料脚却触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小棉被包,拾起再一看,却是一婴儿。因天气太冷,怕冻坏婴儿,他赶紧将这婴儿抱回了屋。在屋里,他们全家了解了这个婴儿的真实情况,即性别,出生年月,以及脑瘫的病情,父母姓蔡,姓秦,是从婴儿贴身的一张字条儿里了解到的。至今,这张字条儿,连同当时的被褥、婴儿衣服还都保存在我现在的父母亲的手里。 ("讲讲''自己吧,也该讲讲了")

有人说她“中性”,没有女人味儿。“中性”,我不懂,可我知道什么是“女人味儿”。我愿意看小莲儿,也愿意看“美人儿”,我愿意帮助她们,接近她们,替她们做事,特别是渴望着用自己的肢体碰撞她们,尽管我没有任何坏意,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们身上发散出的“女人味儿”。但对于她,我却不然,我不愿意看她,更不愿意接触她,她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吸引我的地方,没有活气儿,没有温暖,她犹如一座冰山,一段枯木,一片荒芜的沙漠,一潭发绿的死水。我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她本人在现实生活中的存在。

……

其实“危机”之前就有了征兆,就引起了“我的大楼”里的人的注意——市委老干部处的一个人称“李大姐”的,年逾60的老女人曾经在上班的时候找过她两次,两个人在大院儿的西南角处的大榕树底下不住地交谈,外人虽不知她们谈话的内容,但从双方的表情可以看出是有事儿,而且是一时不容易说清楚的事儿;随着“危机”的爆发,以至逐步地升级,这个人称“李大姐”的老女人来“我的大楼”找她的次数也越加地频繁,每次来的时间也越加地长,双方谈话的情景呢,也越加地艰难,特别是她,有的时候竟还扭过身,流起了眼泪。("还有这样的一个知识女性")

事发的前一个星期,前“一号”突然在“我的大楼”不见了,消失了。可能是大家的一贯的敏感、好奇所致吧, “一号”了,怎么会突然“不见”与“消失”呢?不过属于感觉范畴的“敏感”、“好奇”不少的时候都是有根据的, 尽管有的根据属于非意识的东西。当时的前“一号”的突然“不见”与“消失”便属于此例。 “一号”那几天确实没有到“我的大楼”来,确实没有人开启他办公室的那厚重的安装着硕大的黄铜的门把手的柚木门。 “一号”到部里去了呢?到部里去了,到上级单位去了,既是人家找他,又是他找人家。从上面有人传出消 息给他,说部里接到了有关举报他不端行为的匿名信。 部里果然收到了匿名信,而且这匿名信果然是针对前“一号”而来的,其内容果然是举报他“不端行为”的。 “一号”有“不端行为”,恐怕没有谁相信。他虽性格开朗,讲究吃穿,而且外界交游广,朋友多,其中还不 少的“文艺界”,甚至与其还有不小的“浪漫”,但终究是与前面章节说的老储的那种事情、那种行为有着本质 上的区别。关于这一点,这方面,恐怕“我的大楼”,人人,甚至包括举报之人、扔炸弹之人在内,都心里清 楚,心里明白。那为什么还遭匿名举报,“挨炸”呢? 其实,前“一号”,包括前两次一共三次的被匿名举报,“挨炸”,据大家分析——事后的结果也证明了大家的 分析——匿名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不为真地检举出什么事来,就是为了起起哄,给前“一号”添点儿事儿, 添点儿腻歪,目的呢?当然是图报复,泄私愤,出出气。举报是假,出气是真。("三次'举报',三颗炸弹")

当我刚把这笔记本藏到我的破书桌里的时候,“獐头鼠目”就又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问我找到了没有。我毫 不犹豫地说没有,而且说的时候心里异乎寻常地平静。可过后我倒很害怕,真怕他从我的书桌里把这东西翻 出来,虽然我知道他不会。 “你再仔细地给我找。一定就在这堆废报纸里。找到了,我给你奖励。”同样的话,同样的口气,说完他就又 跑着走了。 转天早晨他在一楼大厅里见到我,只问了我一句“找到没有”以后,从此就再也没有提起过此事。 在以后的几天,我一遍又一遍,一页又一页地,反反复复地翻看,反反复复地辨认,反反复复地猜测,我终 于弄清楚了这本会议记录里记录的主要内容。同时我也做出决定,我绝不把这东西给“獐头鼠目”,虽说是因 为他我才得到的它,也虽说他对于它是那样地渴求。因为那不是他的东西,更因为如果给了他,他不定又会 搬弄出什么是非来,不定什么人会因此又倒什么霉呢。但是我也绝不拿出去,因为我知道如果拿了出去的 话,(不管给谁,就是对我好的我的小莲儿都不行,因为“我的大楼”没“密”可保)头一个倒霉的一定是我。 说不定为此我就丢了饭碗。这是绝对不行的。 最终,我决定“销毁”,决定“灭尸”,不留任何痕迹地“销毁”,不留任何痕迹地“灭尸”,干干净净,利利索 索。我做得到,我有条件。不过,在“销毁”、“灭尸”之前,我要把它们公布在我的这一章节里,好让大家一 方面重温一下过去的“商报”事件的有关细节,另一方面从一个新的角度再来认识认识、体会体会“我的大 ”,特别是“我的大楼”里的人,干部,领导。这是难得的一个机会。("几页旧会议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