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商丘,逛南京路,吃"一家人";回京途中,过衡水  

2016-01-02 17:13: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商丘,逛南京路,吃"一家人";回京途中,过衡水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商丘火车站

 

在南京路站下车后,我便顺着南京路向西、向东,随意地走,随意地逛,看看两边的楼房、房屋,看看路上的商店,和一些挂着牌子的单位。
        这条宽阔的马路,及马路上的低矮建筑,真地很像北京,东北,特别是上面我所提到的沈阳、长春的一些主要的街道。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我经常去沈阳、长春出差,宽阔的马路,低矮的建筑,与如今这商丘的南京路有着惊人的相似,尤其是那种综和的氛围,给我的感觉是完全一样的。但是那沈阳、长春等,我至今少说也有30年没有再去了,30年的变化一定也是非常惊人的,翻天覆地的,但我的脑子里有的,只是沈阳、长春的那老的样子的印象,而且从感情上说,我至今仍很留恋沈阳、长春这些东北城市的老样子,对它们有着深深的感情,甚至觉得只有那老的样子的沈阳、长春等,才是"我"的,才与我有关系,因为它们留在我脑子里的最后的印象,就是那老的样子。而且就是因为它们的那老的样子,及我的对于它们的那份老的感情,所以今天,没有想到,我自然地便将它们,及"我",生硬地迁移在了商丘之上,迁移在了商丘的南京路之上。
        但上面的那种比法,对于商丘是有些不恭的,但我丝毫没有半点儿说商丘不好的意思,更何况我们中华大地,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是不争的实事,没有办法,客观条件不同也,与商丘人没有关系。
        我先是从东往西走,但只走了一个路口,平原路与南京路的交叉口,并望了望叫作张巡路的一条小路,便掉过头往回走,因为平原路这边人气不旺,工厂、单位多,而饭馆、宾馆,及商店很少。
往回走很好,越走越热闹,有金世纪广场、运输局、教育局、市府小学、百货商场,及大型批发市场。其间过了两个路口,神火大道和归德路。归德路的叫法是有根源的,元明清的时候,商丘就叫归德府。最后在南京路上看见了一个叫"一家人"的饭店。此"一家人"的规模不大,但从外面望进去,里面很是透亮,给了人以舒服的感觉。不过顾客很多,有些挤。
        在"一家人",我吃了一份蓝梅山药,一小碗儿八宝饭,和一盘青椒肉丝。兴致所致,还喝了一瓶青岛啤酒。饭后才两点多钟,便顺着神火大道继续往北走,一是多看看商丘,另一是继续释放我的对于老沈阳、老长春,甚至老北京的情怀。
        走过南京路后,便进入了梁园区。南京路是梁园、睢阳两个行政区的分界线。南京路的北面是梁园区,南面则是睢阳区。这样的划分,是我在"一家人"饭店就餐后,向那收银员打听得知的。
        我走过了那市府小学,又走过了商丘市人民政府,之后来到了府前街。所到之处,确实看不见睢阳古城内的那种院落、房屋,呈现于眼前的仍是那种大马路,和大马路两边的旧式楼房。在走得看到了昨天来时的那宽阔的文化路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于是我便叫了一辆出租车,快快地回到了我住的商都宾馆。

在宾馆,还是一贯的那一套做法,洗浴,沏茶、喝茶,躺在床上休息、睡觉--这次是可以睡觉的,为夜间12点的乘车储备体能--及看电视,或听我的mp3。
果然睡着了觉--一大半的原因是那"百威"的功效--睡了4个多小时,非常好!于是起床,

出宾馆,再到那有意思的名字的快餐店去,又吃了一份昨天晚上吃的那非常合我的口味的盖浇饭。饭后,再回宾馆,并问大堂内的服务员夜间退房事宜,回答令人满意,与放心,便回房间继续喝茶,休息,但不敢再睡觉了。

休息至夜间11点30分,便收拾东西,下楼,退房,前往火车站。之后,一切十分顺利,上车,躺在铺位上,睡觉,一直到转天上午9点20分到达北京西站,从而为我的这次十天的河南之旅画上了一个非常圆满的句号。河南,我喜欢你,更感谢你,愿你在今后的发展中取得更大的成绩,老百姓的生活也更加地美好!

 

说在列车上睡觉,其实我是睡不安稳的,因为这次车走的是京九线,途中是要经过衡水的,我要警醒地等着衡水,看着衡水,而绝不能睡着觉,无动于衷地过衡水,离开衡水。衡水,对于我是有着特殊的意义的,我的一个老同学,也是我的一个工友,更是我的一个终生不忘的好朋友--在我的博客上,曾多次提到过我的这个好朋友--在衡水。在我的心目中,衡水与我的这个好朋友是划等号的,看到衡水,就如同看到了我的这个好朋友,因此,这么多年,每经过衡水的时候,我都是要下车在站台上站一站的,每次也都在心里默默地为我的这个好朋友祝福,为他的全家祝福。自然,这次过衡水也不例外。
        当年,我与我的这个好朋友同是高中毕业生,但不在同一个学校;可我们同被分配到了同一个工厂,但不在同一个车间,他是铆工车间,我是铸钢车间;可我们同住在同一个单身职工宿舍,又是"但",我们却不在同一室。这样客观地介绍,是想说明,按一般的规律说,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应该是"一般"的,但在实际的接触中,在现实的生活中,他与我却走得很近,比他的同校同班的同学要近,比他的同一车间的同伴要近,比他的同宿舍、同一室的舍友要近,以至最后他与我成为了无话不谈,无心不交的好朋友。
        我的这个好朋友,貌不惊人,而且个子矮,还高度近视,但博览群书,学问极深,尤其精通文字学、音韵学,且写得一手好颜体。但我看重他的,自然也是他看重我的,还不在什么"博览不博览群书",也不在什么"学问深不深",而是在于相同的人性,相同的好恶观。
         在工厂的五六年以后,我的这个好朋友,为了爱情,为了追求新的生活,退掉了户口,调动了工作,去了衡水--当时是县。从直辖市迁到一个县里去,这样的事情,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是从来也没有听说过的,在大众的眼里,简直与"傻",与"疯"无异。但是,我的这个好朋友就真地这样做了,而且是心甘情愿地这样去做了。当年,他的父母是坚决反对他的想法与做法的,自然对他不提供一丝一毫的帮助,但他仍不屈服,直至实现自己的愿望为止。
        他的妻子很漂亮,细眉细眼,很白净,而且性格内向,十分稳重,是一个工厂的绘图员。
后来,我的这个好朋友在衡水发展得很不错,先是调到区里,后又调到县里,几年以后,县升为市,再升为地级市,他的职务一直在跟着升高,工资标准也在不断地提高。
        他目前的退休金相当于天津市的处级干部的水平,这比在天津的工厂的结局要好得多。
现在,我的这个好朋友的家庭生活也是非常地美满,有儿子,有孙子,而且有着两套大房子,顺心顺意,再无所求。作为好朋友的我,真心地为他,为他们高兴,更是衷心地祝福他,他们,幸福绵长!
        车过衡水,我的心才逐渐地平静下来,但有一件事却是让我始终也放不下,不但放不下,而且每过衡水,每当想起他们的时候还更增添了无形的沉重。这就是,当年我与我的这个好朋友分别的时候,那个夜晚,在我们经常一起散步的厂后门外的那乡间小路上,我们互道了顺利、平安以后,又互送了纪念品。他送我的是他家祖传下来的一方古砚,而我送他的则是一个"大串联"时我在杭州买的一个仿龙泉窑的笔筒。论价值,二者是不可比的,但在那个年代,那个时候,是没有人会计较的,尤其是我们两个人之间,但若真地要说到价值的话,那么,他与我心里是都清楚、明白的。几十年过去了,到得前几年,我去衡水,在与他们聊天,就说到了这方古砚,而且表示一定要把它归还给他们,让他们好好地收藏自己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但我这话说了有好几年了,可至今没有兑现,原因是找了几次没找到,但我知道,我没有弄丢它,它就在我这一亩三分地的某一个角落里,如柜顶上我就没有翻找。也就是一时找不到它,弄得我这几年也没法再到衡水去,尽管他们全家早已经不记得当初我说过的那话,或者是我若真地把那砚拿给他们,他们准是坚决地拒绝我,我的这个好朋友的脾气我是十分清楚的。
        但是,我的脾气,我的这个好朋友也是十分清楚的,我将再好好地仔细翻找,一定要找到它,一定要归还给他们,不然我这心病会越来越厉害,以至影响我的整个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