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2014-09-27 18:16: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张养浩墓园

 转天,先是在大观园乘84路公交车到三孔桥,再转69路到西泺河下,去看张养浩墓。

张养浩墓在济南的东北部,近临西泺河,与其家族的另三座墓在一起,墓前有两块石碑,及一个小广场,广场前立一座石牌坊,文革时有破坏,后又进行了维修,所幸地下部分倒未动。地下部分未动,实属难得,今天参观起来自然也更加神秘。

张养浩,济南人,元代官员,历任县尹、监察御史、礼部尚书等职。

张养浩居官清正,敢于犯颜直谏。在堂邑县,他关心民瘼,抑制豪强,赈灾济贫,做了不少 好事。拜监察御史之后,他绳纠贪邪,荐举廉正,弹劾不避权贵,举荐不疏仇怨至治元年(1321),因上书谏元夕放灯得罪辞官,隐居故乡,后又被征为陕西行台中丞,治旱救灾,但到官仅四个月,便以劳瘁死。

张养浩又是著名的散曲作家,其作品内容多以对现实的揭露,和关心人民的疾苦为主,如《山坡羊·潼关怀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再如《一枝花·咏喜雨》,一枝花——“用尽我为民为国心,祈下些值玉值金雨。数年空盼望,一旦遂沾濡。唤醒焦枯,喜万象春如故。恨流民尚在途,留不住,都弃业抛家,当不得也离乡背土。恨不得把野草翻腾做菽粟,澄河沙都变化做金珠;直使千门万户家豪富,我也不枉了受天禄。眼觑着灾伤交我没是处,只落得银满头颅。套——青天多谢相扶助,赤子从今罢叹吁。只愿得三日霖霪不停住,便下当街上似五湖,都渰了九衢,犹自洗不尽从前受过的苦。”

除上述两种外,张养浩还有不少咏风景的曲子,如《水仙子·咏江南》,“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杀江南!”此曲被选入中学语文教科书。

张养浩,性格梗直,敢讲真话,因此不适于为官;倒是散曲非常有名,在中国,尤其是元代的文学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在上学的时候,我没少背诵张养浩的作品,这次看了张养浩墓,我的眼前又出现了几十年前我苦读、苦背先生作品的那些情景。

我佩服张养浩的人品,也喜欢张养浩的作品。

 

离开张养浩墓,乘82路公交车,我又去看了我国现代文学先躯王统照的墓。

王统照墓在济南市北动物园南门处的一小片墓园里,这墓园先于动物园,建立动物园的时候,把这墓园也一并纳入其中,以至今。

动物园的人知道“小墓园”,但不知道王统照墓,这情有可原,文学嘛,毕竟面儿很窄。可我知道王统照墓在动物园,而不知道“小墓园”。这样,二者一结合,王统照墓便进一步明确了。

先生的墓,一看就知道仍保持着原样儿,墓碑也是原来的,不像北京福田公墓里的那些经过了维修,而且还统一了形制的墓,这很难得,参观起来,与张养浩墓一样,有着同样的神秘感。

前年四月底去青岛,我曾看过王统照故居,那故居是一座二层小楼,楼上楼下都有着宽阔的走廊,但一直空着,屋角处还挂着一层层的蜘蛛网,样子很是凄凉。

故居的凄凉,与墓的不为人知,二者好像有着共同的说明,不过仍是情有可原。

一个上午,两件主要的任务就圆满地完成了,心里很是高兴。

中午在一个小饭馆儿里吃了一份“排骨饭”,并且又喝了一瓶啤酒。连续喝酒,自然是由于熟悉当地的缘故,从而心理安宁,而两个月前在包头,在鄂尔多斯,甚至在呼和浩特都滴酒未沾,原因也是心理作用,但却是与此相反的不安宁。下意识就是这样,没有办法。

 

饭后,去了大明湖,看了碧波荡漾的湖水,及湖水里的成片的荷花,还看了铁公祠,看了那幅有名的对联,及荷香村。

再到大明湖,不想纠正了我以前有关的一处错误,不,是两处,但其中之一的,也是最大的一处错误是在趵突泉里被一个热心人纠正的——到趵突泉的时候再跟大家说,过去以为荷香村、铁公祠是在大明湖的一个中心岛上,这次来了,看了,才知不是,印象中的中心岛实际是没有的,正确的是,铁公祠是在大明湖的南岸处。

如今的荷香村已经关闭了,不做饭馆之用了,显然是为了保护这座具有文物价值的古建筑,对此我非常高兴,尽管来之前我想再在此吃吃当年这里最为有名的金黄色的美食九转大肠。

铁公祠,是一座为纪念忠义不屈的明代兵部尚书铁铉而建的长方形祠堂,附近并有北极庙、得月亭、湖山一览楼、小沧浪亭、雨荷厅等建筑,祠内有铁铉高大的铜像。

铁铉,与南京的方孝孺同样令人钦佩,都是面对燕王朱棣的淫威,表现出了忠贞不二的高贵品质与人格。

 

出大明湖,乘公交车再去趵突泉。

我曾多次去过趵突泉,亲历了园中泉涌的不同时期的不同变化。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趵突泉的泉涌最为壮观,白色的浪花高达近1米,力量之大,声音之大,都令人生“恐怖”之感;八十年代,好像是1984年左右的时候,趵突泉湖干涸见底,泉涌也自然消失;九十年代初,又有了水,有了泉涌,但不大,仅水面有微动而已;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大好转,湖水增多,泉涌增高,突出水面,但仍达不到七十年代的高度,好像仅三分之一耳,以至今。

 

这次在趵突泉,大收获有二,其一即上面说到的遇一当地热心人,此人是即将退休的一位建行的干部,他为我讲解了大明湖铁公祠那幅名联的真正意义——对联说的是原来的济南城,而不是我认为的大明湖,古济南只是今天历下区的那一点儿范围,而且里外、四周都是湖水,北面不远处又有一美丽的千佛山,从这样的地理位置,这样的背景出发,来看“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则就顺理成章,而且非常好理解,如果仅从大明湖的角度看,则便会生出许多不解的疑惑。

其二,仍是与这位热心人有关,他带我去了南门外的黑虎泉,看了黑虎泉的更加奔放的泉涌,及济南市民接收黑虎泉泉水的热烈场面。

黑虎泉泉水清凉、甘醇,富含多种有益的矿物质,是真真正正的天然矿泉水。我用双手捧了几捧喝,味道真是好极了。

看完黑虎泉,热心人又领我看了附近的泉水露天浴场,其场面是同样的热烈。

济南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矿泉水,给济南市民带来了莫大的福分。

 

看完黑虎泉,天近傍晚,我打算请热心人吃饭,但被其笑着拒绝了。

济南市民真好!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张养浩墓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王统照墓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大明湖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铁公祠,大明湖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趵突泉
在济南,看了两个墓,游了两个湖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黑虎泉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