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做客“福田”,最后与“杨宝森”聊天  

2014-08-27 17:33: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8月27日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先生您好,您知道吗,我今天来“福田”主要还是看望您来了,因为在今天的我已经,或者将要拜望的京剧前辈之中,您是我唯一看过现场演出的大师。我看过您的演出,而且两次,而且都是同一出戏《文昭观》,而且又同是在同一个月份,也同是在同一个剧院,即天津的“中国大戏院”。

看您的演出,是1956年的七八月份(具体是七月,还是八月,现在记不清了)的事,那时我才八岁,刚随父母从北京来天津定居,家就住在离中国大戏院不远的河北北路。

为什么一个月内两次看您的同一出戏呢?这不能不说是我父亲的远见。当时他对我说,杨先生身体不好,恐怕以后就不登台演出了,所以就着他还演出的机会要多看看,多欣赏欣赏。果然您以后就很少,或干脆就不登台了,直至1958年去世。

虽然我看过您的两次演出,但遗憾的是,因为那时我年纪太小,根本不懂剧情,更不懂您的艺术,因此除了场面上的热闹以外,别的,应该看的,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因此现在在我的记忆里,也只是那热闹的场面而已。不过,也有一点儿您演出的特色我倒是记住了,而且至今印象仍然很深,这当然也是我父亲的功劳,因为他当时一再地提醒我注意,并给我细讲您演出的这个特色——您的琴师、堂兄,也是余叔岩亲传弟子的杨宝忠,与您同时亮相在舞台上,这是应广大观众的一再要求安排的,大家一定要亲眼见一见杨宝忠,看看杨宝忠是如何为您伴奏的,是如何与您的演唱珠联璧合的,而这样的场面在京剧界是绝无仅有的。当然,这与杨宝忠操琴技艺的高超与威望有直接关系,在广大观众的眼里,他的操琴并不亚于您的表演、唱腔,也正是由于他的操琴,才使得您的表演、唱腔达到了完美的程度,形成了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杨派”艺术。

从根本上说,您是余派老生,但您又发展了余派艺术,形成了自己的演唱风格,这有一半,一大半的功劳要归于您的琴师、堂兄杨宝忠,正是杨宝忠把余派的真谛传授给了您,才使得您有条件、有基础继承并发展了余派艺术,从而形成了您自己的“杨派”艺术。您是应该好好感谢您的琴师、堂兄杨宝忠的,我们广大喜爱“杨派”艺术的观众也是应该好好感谢您的琴师、堂兄杨宝忠的。

在以后,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对京剧艺术的不断了解与学习,我逐步加深了对您、对您的艺术的认识和体会。有人说,听您的演唱如同品尝青果,(橄榄),越品越有味儿,越品越清香,而且余味无穷,此言一点儿不差。余派的特点就是韵味,而您的“杨派”更是增强了韵味。《文昭关》是您的拿手剧目,其中的那一大段30多分钟的 “一轮明月”的唱腔,更是您的典型唱段。这典型的,当然更是余味无穷的“一轮明月”,至今在广大观众,尤其是天津观众中仍传唱不已,以至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下面,再给您介绍一下您的堂兄杨宝忠的一些情况,尤其是他在“文革”中的遭遇。

您一定不知什么叫“文革”吧,但我劝您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否则您会再死一次。您去世以后,杨宝忠的生活还算不错,组织上安排他到天津戏曲学校工作,尽管工资不高,但基本的保障还有,精神生活也很好。记得每到春秋两季,他时常到戏曲学校对面的一个汽车、摩托车训练场放风筝。我曾亲眼见到过两次,那时我家已经搬到了河东区,就住在训练场的旁边。他的风筝很大,飞得也很高,场面与他的艺术一样,非常壮观。

还有一件令您的堂兄高兴的事情,那就是您的堂兄于1963年秋季正式收了一个徒弟,而且在天津起士林举行了盛大的收徒仪式。在那次收徒仪式上,津京两地的京剧名宿,像马连良、谭富英、裘盛荣、张君秋、丁至芸、赵慧秋、程正泰等,以及曲艺界的名流张寿臣、马三立、小彩舞等,悉数到场祝贺。

那次的收徒仪式我也参加了,我是作为“徒弟”一方的亲友参加的,因为杨宝忠所收的这个徒弟正是我的一个邱姓同学,不过他比我高两届,年纪比我也大多了。关于那次仪式,至今记忆深刻的有两点,一是我的那个同学下跪给杨宝忠磕头的场景,另一是那些卸了妆的现实生活中的京剧大师,都非常矮小、瘦弱的样子,脸色也不红润,没有了一丝舞台上的那种高大的形象与无限的风光,由此我感受到了艺术的伟大。

但一个艺人,除了艺术能有什么“非分”之想呢?没有“非分”之想的人是最幸福的人,您的堂兄杨宝忠之谓也。

然而,不想“文革”正是把杨宝忠这样的没有“非分”之想的人也列在了被打击的范围之内。从1966年下半年“文革”发起,直到“文革”的后期,几年之中,杨宝忠便被迫害至死。听说他是死在了他的学校的一间堆放旧物的小屋里,尸体被抬出、拉走的过程中,当地不少的群众都围观,我便是其中之一。拿悲惨的场面看过之后,我一度非常害怕,几天睡不着觉,生怕我的父亲也遭受同样的下场。

先生,从人生的角度说,您是不幸的,因为您在世只49年,属英年早逝;但从后面的发展看,您又是幸运的,因为您免去了许多从身体到精神的折磨与痛苦,直至最后像您的堂兄那样的下场,尽管您的堂兄是无辜的,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不说了,先生。

祝您在天国永享安宁!

(附,您的徒弟程正泰的墓也在这福田公墓里,不过距离您偏远了一些,刚才尽说悲伤的事,忘了把这个消息告诉您了,他是2000年去世的,生前曾为宏扬“杨派”艺术做出了毕生的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