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做客“福田”,拜访“马增芬与高元钧”  

2014-07-23 20:41: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福田”我还拜访了“马增芬”(1921_1987)与“高元钧”(1916-1993)。马、高两位都是曲艺界的老艺人,表演艺术家。马增芬是西河大鼓名家,高元钧是山东快书名家。(附照片二张)

        我从小就听他们的演唱录音,有几次还看了他们的现场表演。

马增芬,解放后加入了中央广播电台文工团说唱团,高元钧则加入了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工团。

马增芬脍炙人口的曲目是《花唱绕口令》,高元钧是《武松打虎》。

下面,结合拜访之便,我说说上个世纪60年代初我第一次看他们演出的一点儿经过。

那时我上小学五六年级,从天津来北京,记得是一个星期日的下午,去广播电台文工团找原来的一个老邻居家的孩子玩儿,那个老邻居与广播电台文工团说唱团的马季有亲属关系。在广播电台的大院儿里,我们首先看见了相声演员郝爱民,他蹲在办公楼前的最底层的台阶上,扭着头看着别处,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过了一会儿,我们还看到了单弦儿演员赵玉明,她领着她的小女儿一起从办公楼里走出来,她的小女儿比我们小,当时还跟我们一起玩儿了一阵;后来从办公楼里又走出来了相声演员马季与于世猷,以及还有好些不认识的人。这些人分两拨儿陆续地上了早就停在院子里的两辆大客车,目的是到一所中学——69中,或是169中,记不清楚了,去进行慰问演出。我和我的小伙伴,及赵玉明的小女儿也跟着一起上了其中的一辆大客车,车上就有马季与于世猷,后来通过看他们的演出,才知道马增芬与高元钧当时也在我们上的这辆车上。

演出是在那所中学的一个小礼堂里举行的,我们三个孩子坐在了最后的一排,至今印象尤深的就是马增芬与高元钧的演出。两个人首先演唱的都是新段子,曲名、内容现在也记不清了,但他们演完之后,老师们鼓掌不息,坚决要求返场加唱《花唱绕口令》和《武松打虎》,没办法,他们果然返了场,而且果然满足了大家的要求,加唱了《花唱绕口令》和《武松打虎》。

演出结束,我们三个孩子又随着演员们上了车,一同返回了广播电台大院儿。当天的晚上,马季还领着我们去街上的饭馆儿吃饭,同去的还有于世猷,饭钱就是于世猷付的。

在即将结束本篇的时候,我还想告诉大家我的一个观点,艺术同生物,同人是一样的,也是有生命力的,因此它也有一个从出生,到成长,到壮年,到暮年,以至到死亡的过程,西河大鼓、山东快书也不例外,而马增芬与高元钧的表演,正是以上两种艺术形式发展到了顶峰的典范,也就是说,后来者,表演者,是无论如何也超不过马、高两位的艺术的,这是现实,是文艺理论的结论。

做客“福田”,拜访“马增芬与高元钧”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马增芬墓
做客“福田”,拜访“马增芬与高元钧”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高元钧墓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