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做客“福田”,与“王国维”聊天  

2014-05-16 13:38: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客“福田”,与“王国维”聊天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王国维墓,福田公墓,北京

 

先生您好,今天来了福田公墓,突然造访,想跟您聊聊天儿,但我知道您的脾气,因此恳请您不要见怪,不要说我唐突,更不要说我眉眼高低。

关于您的学贯中西的学识,及您的精湛的学术思想,晚生是不配说的,也不敢说,因为我的那两年的“音韵训诂”知识与您相比简直就是刚“扫盲”的水平啊。那么与您聊点儿什么呢?思考过后,觉得只能与您聊些与您有关的学术之外的东西。

首先,我要向您提的是,至今我仍然收藏着一本您的《人间词话》,小64开本的,算作巾箱本吧。这本小册子的版本虽小,但它的出版年代却久远,是民国十五年的,也就是您投湖自尽前一年出版的,有正书局印行的。这版本的《人间词话》,您知道,应该称得起是当今之最了吧。

您的《人间词话》可谓中国词论的第一本著作,短短的两万言,却说透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人间词话呀!尤其是那“三种意境”之说,引领了我们后辈多少代的词家、诗家呀!

其次,我再向您提的是,前几年我买到了您自选的二十四卷的《观堂集林》。您的这部书的原稿于1951年被您的老师罗震玉的后人卖给了诗人陈梦家陈梦家有福,得到了这件稀世珍宝。后来,1959年,由中华书局影印重新出版,又到了2004年,中华书局又按影印版再印。目前您的这部书已经完全脱销,可见它的价值与意义。

您的这部史学专著开创了咱们中国史学研究的新纪元。您的将地下的出土文物与地上的历史古籍对比来研究的二重证据法”,与《人间词话》的文学贡献是一样的,同样引领了我们后辈多少代的历史学家和研究者。前中国科学院史语所在您去世后的近10年的殷墟发掘,从而证实殷商在历史上的真实存在,就是您的这种引领的结果。您的二重证据法是公认的科学的学术正流。

然而,可惜!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史学界,我们的史学家,好像忘记了您的这二重证据法”,或者说当今我们的研究与您的这“二重证据法”已经渐行渐远了啊!也许是我们今人太急功近利的缘故吧。殊不知,史学研究的奥秘,或者说是兴趣,正在于它的“不可”研究啊。

再次,我要提提关于您192763日在颐和园昆明湖鱼藻轩自尽的事。

您的自尽而亡,是一件令人多么痛心,又多么可惜的事啊!从此,中国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大师,一位正年富力强的大师,但没有办法,您的自尽而亡早就成为无法挽回的历史事实了。

您的自尽而亡,在当时,曾令多少人不解,,曾令多少人议论纷纷。其中有一种可笑的说法,说您的自尽而亡是因为您的老师罗震玉窃取了您的一部书稿,署了他自己的名字出版,您一气之下,便……。我说,并且替您说,这纯粹是无稽之谈。您的老师罗震玉是大家,他犯得着做这种苟且之事吗?!您也是大家,您又犯得着为一部书稿而不活着了吗?!事后,事实证明了我与您的看法是正确的,出版商公布了人家罗震玉那部书的自己的手稿。

那么您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想活的呢?

我想,根本的原因还是由于您的性格所致。

您是一个追求个性,不为人拘的人,同时又是通身体现着旧知识分子愚忠、愚拙气节的人,这样的两个方面同时集中于您一身,就潜伏着了一个可怕的危机,一个致您于死地的危机。您的“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的遗书便是明证;1924年冬天,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您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清遗老相约投金水河殉清的事件,同样又是明证

但您的自尽而亡也有着不小的现实意义,这就是,您的死对于逊帝溥仪,以及一切追随逊帝溥仪的王公大臣们来说,绝对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因为您只不过是清王朝末期的一个南书房行走啊。

先生,最后要告诉您的是有关您的身后事,想必您一定有兴趣。

您死后,溥仪赐您谥号忠悫。同年63日,将您入殓,停灵于今天的海淀区成府路上的刚秉庙内,(此庙早已被拆除)7日,罗振玉由天津来京为您办理丧事,16日举办悼祭;814日,您被安葬在清华园东面的西柳村,墓碑据说是您的老师罗振玉题写的。转年63日,在您去世一周年忌日的时候,清华研究院全体师生未您立《海宁王静安先生纪念碑》——“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此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以资纪念。碑文由陈寅恪撰,林志钧书丹,马衡篆额,总设计为梁思成

后来听说,在上个世纪30年代末,由您的故旧将您的墓迁移在了如今的这西山福田公墓内,当时迁来的时候,用的一定是原来的那老碑,但如今,您的墓又重新修整了,墓碑也换成了由沙孟海题写的新墓碑了,而原来那老碑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沙孟海其人,不知您知不知道,1900年生人的您的同乡,当代的书画家,浙江大学中文系教授。

关于那老碑的去向,大多是遭了“文革”的劫难了吧。“文革”,您一定不知为何物,但我绝对不想对您说,原因是怕吓着您。不过,您千万别介意,顺便告诉您,您的老上级醇王爷载沣、您的老朋友京剧大师余叔岩,他们的老墓碑也早就不知去向了,想必与您的是同一个命运。他们的墓,您知道吗,也在这里,与您相距不过20米。载沣在您的西南边儿,余叔岩在您的正南边儿。有他们在,您一定是非常幸福的。

先生,要说的我都说了,不知您愿意听不愿意听,如果有不愿意听的,那就请您多多原谅吧。

再见,先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