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到澳门(1),普通人的、短暂的纵观澳门  

2013-03-10 18:23:3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澳门(1),普通人的、短暂的纵观澳门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在澳门,大炮台

       这次出行的第一站就是澳门。(2012,11,5)

其实,与今年五月的香港行一样,也是再去,原因呢,也其实,却很可笑,只是因为“通行证”快到期了,不去白不去。

这次到澳门的感觉也非常好,比过去的公款旅游好得多,自在得多,自我的心理势力也强,因此也踏实——本来么,靠公款旅游终归是心虚的,不踏实。

因为踏实,呆的时间就长;因为时间长,看得也就细;因为看得细,所以体会的必然深。但“长、细、深”都是相对的,再“长、细、深”,也“长、细、深”不过澳门的本地人——记得一天,在公交车上与一位本地的长者交谈,当我夸赞澳门市容幽静、有规据的时候,这老人竟不顾那公交车的公开场合,开口大骂起政府来了,说他们都是营私舞弊的家伙,几十年了,街道还是原来的旧街道,市容也还是原来旧市容,一点进步也没有。(老人的澳门土话我一句也听不懂,比英文还难,是由我身边的一个小伙子为我翻译的)此例,不论老人的观点对错,但足可见我上面观点的正确。

澳门的面积很小,人口也少,两者都是香港的十分之一,可能这就是它城市的节奏慢,职场人员少,(几乎看不见)市民大都休闲的原因吧。

不过,据澳门的市民说,澳门不但不缺钱,而且还十分地富有。但这“富有”,我从表面上实在是看不出来。它的灰暗的基本色调,它的慢慢腾腾的步伐,比之香港的明亮、快速,简直是差之又差。更不行的是澳门人的精气神儿,远不如香港人。

但是,若从旅游的角度看,澳门还是优于香港的。不说上面提到的“幽静、有规据”,单从独特的地理位置上看,它就有着不少迷人的风光景致。澳门三面环海,随处可见蔚蓝色的海面,而且还不时能听到海水涨潮发出的涛声;澳门本岛又是丘陵地带,因依山而建,所以就造就出了许多上上下下、弯弯曲曲的美丽小街,且这些小街互相沟通、互相串连,人入其中,山重水复,迷障迭迭,仿佛陷进了当年诸葛亮在西南大山中所设的八卦阵,其险甚至超越了八卦阵,因为八卦阵只是一个平面阵,而这些老街构成的却是跌宕起伏、错落“无”致的立体图——我住的东望洋酒店便是一例,其地处松山脚下,从远处看,整座建筑是随山倾斜的,而且被四条“转瞬即逝”的小街围拢,每次步行回来的时候都使我在它的周围绕来绕去而不得要领,但正是这种“绕来绕去”、“不得要领”反又给我带来了无穷的神秘感与乐趣;建筑的顶端是一平台,站在台上,清晨可见喷薄欲出于大海边际的朝日,傍晚可见鲜血一般的缓缓沉入于大海边际的夕阳,两种景色集于一台之上,既是东望洋一方之长处,又是全澳门整个地势之厚处,令人可喜,令人可叹。

澳门的节奏虽不快,但澳门市民健身的意识却非常可观——仍以我住的东望洋酒店为例,我住的是七楼,窗外便是上松山的大道——东望洋路,每天早晨天不亮就有不断的人的嘈杂声(说话、脚步)传人房内,及至天亮,摩托车的刺耳声又加入其中。凭窗望去,黑压压的人的大军、车的大队竟相不让地急往山上涌,急往山上上,好似去朝拜,好似去集会,其人数之众,车辆之多,足以震撼人心,动人心魄。一打听,却原来只是普普通通的市民去山上晨练,然而不普通的却是,他们一年四季,月月如此,天天如此,从不间歇,从不中断,贵就贵在了坚持,贵就贵在了持之以恒。晨练者中,无论男女,也无论老幼,都带着水,带着毛巾,甚至衣服,汇集于半山腰中的环山大道,或跑步,或竟走,或闲适。这样的人数,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坚持,保守一点地说,在我们大陆是没有的。

刚到东望洋的转天我也去凑了热闹,但我的目的是去看那有名的“松山三宝”——炮台、教堂、灯塔。在山路上与闲适的老者交谈,老者说:什么事情都可以不做,身体锻炼一天也不能少。

旅游者来澳门还有可喜的,便是澳门的相对低的物价。以吃住为例,澳门普遍低于香港。以我住的东望洋酒店为例,每天只650澳门元,(预定)但在香港少说也得1000港币;一份葡国青菜汤、一盘虾子翡翠炒饭,计100澳门元,香港却120港币,而且澳门的量大,炒饭一个人吃要剩一半,而香港的却剰不下。物价之低,亦可见澳门之富。

再有就是澳门的名胜古迹不算少,小小的弹丸之地竟有400多年前的大三巴牌坊,(教堂地基尚在)竟有200多年前的松山三宝,200多年前的墓园,200多年前的望厦军营、望厦炮台,竟有明清时期的妈阁庙、哪吒庙、普济禅院、莲峰寺(城隍庙),至于100多年前的教堂、祠堂、民居民宅(孙中山、叶挺故居等)就更多了,由此可见其历史人文的色彩不可谓不浓。

不过,澳门也存在着我的眼睛中的缺陷,而这种缺陷在香港是没有的,是不存在的:

一是澳门人普通话的普及率低,特别是中年人有一大半不能用普通话交谈。例如在松山的教堂里,甚至在澳门博物馆里,我用普通话问其工作人员,但刚开口,他们便用手指着我的嘴说:“英格力士”,我呢,便也学着他们的样子,用手指了一下他们的嘴,说:“叉一尼兹”,接下来他们就都指着自己的嘴,并摇着头,说“耨”。在大街上问路也经常有这样的场景出现。

二是对大陆人,澳门人不热情,至少不如香港人热情。这种不热情表现在他们与大陆人的接触上面,尽管从理论上说不出他们什么来,可从感觉上却觉得是“毫无疑问”的。举一个例子吧,在他们的饭店吃饭,给人以一种犹如在我们的国营饭店吃饭一样的感觉——爱吃不吃,爱来不来;再举一个问路的例子吧,他们对你的所问只是漫不经心地一指,而不会像香港人那样亲自领着你走到具有明确的标志性的地方为止。用这样的两个例子说明整个澳门人的“热情”与否可能以偏盖全了一些,或者说是未免主观了一些,但人是高级动物,有着本能的非意识活动,尤其是到了一个生疏的地方,这种非意识的活动就会愈加地活跃与灵敏,而人往往都会相信自己的这种活跃与灵敏的非意识活动的。

澳门之四天,一直是精神愉快之四天,尽管有着一些拿不到桌面上来的感觉。(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