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看康有为墓,及故居(4月6日上午9点~12点)(附“一点儿记载”)  

2013-12-10 13:19:5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康有为墓(崂山区浮山南麓)原在青岛市李村枣儿山(又称象耳山)西麓。1924年春,康以银洋100元买得李村南庄刘希秋山场2亩,自择墓地并筑寿堂1927331日,康病逝于青岛福山支路5号寓所。康死后的第三天下葬,墓址即李村枣儿山西北角。当年墓没有立碑,1929年,才由康的挚友吕振文撰写了南海康先生之墓墓碑和143字的墓志铭文立于坟前。1943年,其家人发觉墓址与康所择有误,遂于同年 1020日向东北方向迁移了约 16米。建国后,康的次女康同璧曾几次前来扫墓。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开始。青岛一所中学的师生一干人,对康墓曾猛挖乱掘,康的颅骨被放在一个翻斗手推车里,由师生们推着在李村街上游街示众,说是挖到了全国最大的保皇派。后其颅骨被市博物馆王集钦研究员造反有理实物展览为名收入馆中藏匿,才使得今日康墓中有先生的一点尸骨。原墓碑被某单位用作了盖水沟的桥板,后被文物部门收回,立于今墓东后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岛市有关部门重选崂山区大麦岛村北的浮山南坡为新墓地再次对康进行安葬,并由康的弟子,艺术大师刘海粟重新撰写了碑文。墓后植龙柏 6株,象征着被杀害的谭嗣同林旭杨锐刘光弟杨深秀康广仁戊戌六君子浩气长存。当时康的二儿媳庞莲、孙女康保娥夫妇、外孙女潘庆照夫妇,及刘海粟等出席了安葬仪式。

看康有为墓,及故居(4月6日上午9点~12点)(附“一点儿记载”)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康有为墓墓道
看康有为墓,及故居(4月6日上午9点~12点)(附“一点儿记载”)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康有为墓
 

康有为故居(福山支路5号),原为德国总督初来青岛市的宅第,1923年康有为来青岛时购得此宅。因为清末代皇帝溥仪曾赠康有为堂名“天游堂”,故康将此宅取名为“天游园”。康虽没有定居青岛,但每年都来此住一个时期,直至1927年病逝于此宅。
看康有为墓,及故居(4月6日上午9点~12点)(附“一点儿记载”)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康有为故居
 
附看康有为墓时的一点儿记载
   这点儿记载,是46日上午看康有为墓时的一小段儿事儿,或者叫一点儿小插曲。

事儿本不大,原来也并不想说,可后来,这组“照片杂记”发完以后,一想,还是写出来好,说给大家好,一是可能对大家,特别是对青岛的有关部门有一些启发,另一是也没有辜负对于给了我莫大帮助的三位青岛市的老环卫工人的期望与嘱托——“替我们呼吁呼吁”。

46日上午一早就去看康有为墓,坐的是202路公交车,在崂山区的社会福利院站下车,康墓的墓园就在此站的斜对过。

然而到墓园门口一看,大铁门紧锁,里外冷冷清清,空无一人。见状,我的一路的兴致勃勃的劲头,被无形的一盆冷水浇得一丝也无。

我用双手晃动着无情的大铁门,胆除去一阵阵吱呀呀的门声外,任何进去的希望都没有。从外面只能看见一层一层往上走去的青石墓道,及墓道两旁的未及绿叶的树木,至于那主要的墓丘,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

正当我晃动了一阵,失望地扭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迎面走过来三位身着红黄标志服装的环卫工人——两女一男,都很老了,瘦小的身材,满脸的皱纹。

其中一男笑着问我,是不是来看康有为墓来了。我回答,是。还是那男告诉我,看不了;每天都有人来,都看不了,不开放。我带着失望的意味说,应该开放的,应该让想看的人随便来看。听了我的话,三位老人都笑了。我知道这笑是同意我的说法的笑。

他们笑过之后,一女问我,想进去么?我说想。然后她用手指了指墓园的一侧说,告诉你,从那上面进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原来墓园是随着山坡修上去的,其中像有一小路。我立即行动。接着那女又冲我喊了一句,小心点儿,磕着、碰着、摔着可别赖我!

我爬了几步,可上面并没有路。此时下面又传来那女的声音,抓着栏杆往回走,再上围墙。我抓着栏杆往回走了,也再上了围墙。下面又喊,往门这边转。我也又往门这边转了。

转到大门这边,我一下子看明白了,原来大门两侧围墙的上面,铁栏杆是矮的,也就刚过膝吧,从这里迈过去是不费什么劲的。于是乎我从这里就轻松地迈了进去。进去之后就更简单了,有一级一级的大台阶正在接着我。不过刚才在往大门转的一刹那还是有些惊险与危险的——上面距对面足有八米高。

看完康墓,顺着墓道下来的时候,门外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女正往门里翘首张望,他们喊着问我是怎么进去的,我对他们说,过来,看我是怎么出去的,你们就知道我是怎么进去的了。

他们在上面如法炮制,我则在下面也如法炮制——“小心点儿,磕着、碰着、摔着可别赖我!

在与三位老环卫工人告别的时候,他们说,这个墓本来就应该开放,吸引全国各地的人都来看多好;我们跟领导说过多少次了,给我们加点儿清洁费,把它整得干干净净的,看着,也是那么回事儿呀,可就是这么锁着,行不通。他们并嘱我替他们也呼吁呼吁;还说一看就知道我是个大干部,说话一定比他们有力量。我则哈哈大笑地更正他们,大干部有跳墙的么?

不过,回到酒店,吃晚的时候,我还是“替他们也呼吁呼吁”了一番,向其他几个直辖市的同行们,也向接待我们的青岛方面的有关人士,当然,大家一致赞成我的,不,是青岛市的三位老环卫工人的意见,康有为墓应该对全社会开放。

因上,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