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路上,由南阳到天津(1)》  

2012-08-26 14:00: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游览完张仲景墓暨祠后的第二天上午,乘坐K258次列车回的天津。K258由成都开来,到南阳的时间是10:29,停车4分钟,10:33由南阳继续向前开,转天早晨05:58到天津。(附南阳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照片二张,拍摄地点为长途汽车站内所住宾馆)

车票是前一天晚上游览完张仲景墓暨祠后买的,好买,售票厅没有几个人,但下、中铺已经没有,只剩上铺了。只得买这上铺,不过还好,爬上铺虽不方便,但我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买票前的又一小段插曲有必要在这里再说说。

天下着小雨,站前广场上黑乎乎的没有什么来往的行人。当我就要走进售票厅的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中年妇女,且追上我,小声地对我说,“去按按摩吧,很近的,就在那边的二楼上。”说完,用手朝她说的那方向一指。

我呢,真地向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那边是一遛商业房,灯火通明地,好像还响着音乐。

也许就是因为我这一看的缘故吧,中年妇女笑着对我补充说,“去玩玩吧,小姑娘可漂亮了。”

我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了,听了她这补充的话,竟哈哈地笑了起来,尽管声音不大。

中年妇女开始有些莫名其妙,但在我笑起来之后,便也禁不住地大笑了起来,随着,用手很自然地摆了一下,是友好的表示吧,就转身离去了。

当时我就想,至今我仍然想,笑,或不笑,甚至哭,或不哭等人的这种情绪化的表现,在一种特定的场合,一种特定的条件下,就是语言,就是表达,完全能很好地表达思想与意识,完全能很好地交流与沟通。

尽管是中途上车,但时间仍非常充裕,一切也都非常地顺利。

坐在车窗前的折叠椅上,喝着浓香的铁观音,听着由车厢底部发出的铁轨的单调的咔哒咔哒的声音,两眼随意地望着车外迅速退去的景物,同来时一样,心中同样翻滚着惬意的浪花儿,不过两种惬意仍存在着很大的差别。来时的惬意是被莫名的激动所缠绕着,因为行程中的一切还都在未知之中,可现在不同了,现在是返程,而且是得胜回朝的返程,一切都已经在尽知之中,因此这惬意是单纯的惬意,是不附加任何条件与负担的惬意,是完全放松的惬意。

与惬意相连的是一片又一片的美好又令人神往的花絮。

首先凭添的是一段,一大段,滑稽、幽默、现实的,独角戏的表演,因为隔着包厢看不见人,因此这表演不是“电视剧”,而是“广播剧”。

“喂喂!是魏县长吗?您一定是魏县长吧。”一个老成的、声调极细极尖,且略带沙哑的男子的“电话”声——以下完全是这男子的“电话”声。

“我是您的一个子民,有天大的一段冤情要向您倾诉……

“啊?我是哪个村儿的……我不是村儿里的,是机械化部队的……哈哈哈,嘻嘻嘻……是我小子,是我小子……托县长大人的福,还好,还好。

“……(省略)

“作为战友,你他妈的可不能给我们丢脸啊;身为县长,你他妈的可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啊;你他妈的可不能腐败啊,非要腐败,就搞点儿小的,千万不能他妈的搞大的腐败啊……哈哈哈,嘻嘻嘻……

“对了,说正事吧,我现正在火车上呢,到郑州办点事,一会儿就到,我想要周大头的电话,你有吗?他妈的,跟他好几年没见了,想死我了,这次到郑州想看看他……奥奥……没有啊,那就算了吧,我再找别人要吧……是是,下次吧,下次上三亚一定找你去……哈哈哈,嘻嘻嘻……对对,一定一定,好好,拜拜。”

以上是这男子的第一个电话,我虽省略了其中不少的对话,但大家一定还是能够听得明明白白的,对这男子的转业或退伍的军人身份,特别是他那由于“军地”两处的丰富经历而形成的非常滑头的性格也一定能有一个很准确的了解。

12:08,车到平顶山西,停车3分钟。出于好奇,借下车活动之机,看了一眼这“广播剧”的播放者——哦,却原来是一个很有个性的接近中年的男子,瘦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样子极像几年前春节晚会上几个部队炊事员大年三十之夜给家里报平安的那个小品中第一个打电话却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那个演员。

“喂喂!你是兰云吧……”车开动以后,“广播剧”继续播出。

“你猜我是谁?哈哈哈,嘻嘻嘻……对、对,还是老妹子对我有真情,一听就听出了我……哈哈哈,嘻嘻嘻……

“我在哪儿?这次你可猜不出来了,离你有十万八千里那……哈哈哈,嘻嘻嘻……

“我出差去郑州,这就要到了,现在还在火车上那。

“怎么样,你挺好的吧,那兄弟对你不错吧。

“不错就好……什么?你问我成家了没有,嗐,你这不是白问吗,谁敢嫁我这个‘流氓’啊……哈哈哈,嘻嘻嘻……

“没不正经啊!

“我早就不‘流氓’了,可还是没人敢跟我呀……哈哈哈,嘻嘻嘻……

“老妹子,说正经的吧。你有周大头的电话吗?跟他好几年没见了,想死我了,这次到郑州想看看他……

“奥奥……没有啊,那就算了吧,我再找别人要吧……是是,下次吧,下次上西安一定找你去……哈哈哈,嘻嘻嘻……对对,一定一定……一定尽快成家立业。好好,拜拜。”

“金总啦!你发财啦!”紧接着又是一个电话,语调改为了粤语味儿。

“有笔生意想同你做啦,大生意啦。

“你问我是哪一个吗,‘HangGang’啦,‘李嘉诚’,李氏集团啦……

“……哈哈哈,嘻嘻嘻…………哈哈哈,嘻嘻嘻……

“是我。算你还记旧情,没忘了我这个穷小子……哈哈哈,嘻嘻嘻……

“我吗?跟你可不能比呀!凑凑和和,卖点儿小力气,喝点儿小酒儿……哈哈哈,嘻嘻嘻……

“有生意照顾照顾兄弟,怎么样……哈哈哈,嘻嘻嘻……

“得,有你这句话就都有了……

“什么?上你那儿去?现在可不敢,冰天雪地的,还不把人冻死呀!下次吧,等天暖和了再说吧。

“说正经的吧。你有周大头的电话吗?跟他好几年没见了,想死我了,这次到郑州想看看他……

“怎么你也没有啊,我问了好几个弟兄了,连‘父母官儿‘都问了’,都没有。没有就算了吧,我再想办法……好好,就先说到这儿吧……对对……好,拜拜。”

“喂……弟妹吗?我是正军那。”这是到郑州前的最后的一个电话,也是不同于以上的,唯一的一个正经、严肃的电话,只开头的第一句,从那低沉的语气中,我就听出来了它的正经与严肃。

“自强怎么样了,腿好些了没有,又去复查了没有,部队又来人了没有,又送钱来了没有……

“我现在出差到郑州,今天办完事,明天一早我就坐车上你们那儿去,去看自强去……现在车马上就到站了,先不跟自强通话了,告诉他,明天我们就见面了……

“好好……明天见,明天见……多保重,多保重。再见,再见。”

一切趋于平静。15:40,列车停靠在郑州车站。

一路“电话”的,瘦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中年的男子,手提一帆布提包,匆匆下车而去,但给我留下的是高大,是尊敬,是钦佩,还有我的自责。(待续)

(图1)南阳长途汽车站

《在路上,由南阳到天津(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2)南阳火车站
《在路上,由南阳到天津(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