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路上,由通山到赤壁》  

2012-02-07 16:35: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来通山时一样,回咸宁还是那么顺利,不超载;再转乘去赤壁,一路更是那么顺利,更不超载,而且全车只三分之二的乘客。途中过汀泗桥镇,看到汀泗桥北伐战争纪念馆。

近中午时分车到赤壁。(附照片三张)

与前面的到黄石一样,这里也不是目的地,也是路过;与前面的到黄石还是一样,还是不能白“过”,仍要停留一两天,目的是:一,与“赤壁”这个老朋友好好叙谈叙谈,二,游览我一直想去而阴错阳差地就是未去成的赤壁古战场

赤壁地处湖北尽南部,与湖南就要接壤了。

赤壁这个名字是近几年新改的,原名叫蒲圻。一个城市改名字,当地政府必有考虑,如江陵改荆州、大庸改张家界、思茅改普洱、中甸改香格里拉、歙县改黄山,以及今年襄樊改襄阳等一样,“旅游开发”必定是其中之主要因素。我想,地名还是要尊重历史沿革与传统习惯为好,目的是保证其相对的稳定性、客观性、大众性,以及与“前后左右”的一致性,无特殊原因最好不要轻易更改。至于“旅游开发”,重在其资源的真假与轻重,而决不在名称的好坏上,“酒香不怕巷子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对于赤壁,尽管它改成了现在这个新名字,但我依旧对它是那么地熟悉,因为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就来过两次。如今,看着眼前的这座热热闹闹的老县城,及一条直奔十字中心的老街道,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老友重逢的感情。

然而,当我四处寻遍也没有寻到我意识中的原来的那老火车站的时候,一种遗憾与失落之感便油然而生。不过,我还是为再次来到赤壁而倍感亲切,再次与赤壁这个“老朋友”会面而激动不已。

对于赤壁,我最熟悉,也是感情最深的地方就是上述的那已经不复存在的老火车站,因为两次来赤壁都是从那里上下车,而且就住在了它旁边的铁路招待所里,招待所那高大的房间令人心情十分舒畅,可不想,在那片旧址上如今已经树立起了现代风格的高层商厦了。但是,我终究为赤壁高兴,因为这个古老的县城大大地发展了,行政级别也升为“市”了。

我想先看看新火车站在哪里,如果行的话,准备还像以前那样就住它的附近,因为下一个目的地是湖南的岳阳,去岳阳,还是乘火车好,又快又稳,再说,对于岳阳,与赤壁相同,我最熟悉,也是感情最深的地方仍是岳阳的老火车站,但是我有了“赤壁”的思想准备了,岳阳的那老火车站百分之百地一定也早就不复存在了。

赤壁的新火车站非常漂亮,现代派十足,但距离老城区实在是远,公交车至少有10余站,大有天津市的“军粮城”之感。而且车站周围一片空旷,没有与之相匹配的环境与设施,不过我还是住了下来,如果再返回老城区找住处的话,又得“至少有10余站”,时间是大事,时间就是金钱。

入住的是个人承包的嘉鱼县招待所,老板五十岁左右,小个子,且瘦,但却热情,诚实,而且房价又低廉,一个大单元3间房,单人单间一天才40元。同通山博物馆那管理人员一样,这老板也说我“来得是时候”,说虽说是“单人单间”,可现在是住宿淡季,3间房都没有人住,实际等于花了一间的钱却住了3间。老板说得对,那一夜,3间大房确实都属于了我所有,但3间同时住,是绝对不可行的,谁也不可能一夜之中换着房子睡,然而3间独处的宁静却是实实在在的,极为难得的。

与到黄石一样,还是放下行李就直奔老城区的赵桥菜场,在那里有直达赤壁古战场的长途汽车。

到赤壁古战场的时候是中午1:40。这里也绝对地改变了面貌,一个集游览、服务、购物于一身的大型的现代意识的风景区赫然于眼前。

还是“人生哲学吃饭第一”,首先要解决肚子的问题。

在“赤壁特色饭店”吃了一份红烧江鲢,50元。老板说江鲢是野生的,但我不信,因为与“西塞山”的取鱼方式不一样,随要随有,不过味道极佳,味重、色重,很适合北方人的习惯。

吃饭的时候听见厨后一女生高亢优美的歌声,歌词大约是“长大了我就成为了你”,问老板,说是女儿,还说不爱做生意就爱唱歌,目标是超过宋祖英,这话我信,因为那嗓音实在地高亢优美。

景区的票价220元,实在贵,记得过去只10元,但再贵也得买。

景区非常大,可能有好几平方公里,如此之大的面积,被严严实实地盖满了楼台水榭,连仿真的战舰船只都有好几艘,场面十分壮观。

顺着小路,走了近40分钟,才到达赤壁古战场的江边。

还是那波浪起伏,涛涛东去的浑浊的黄色江水,也还是那岿然屹立,不为江水所动的锗红色的悬崖峭壁,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就连我的感觉也没有变,但是感情变了,变得更深更沉了。

关于这赤壁古战场,以前史学界也有争论,因为除去这里,在黄冈还有一赤壁,而且北宋的政治家、文学家苏东坡对那里的赤壁还作了一首著名的《赤壁赋》加以情感上的追思,其中“周郎”、“小乔”地说得明明白白。但我想,若从当年赤壁之战的地理环境看赤壁古战场的赤壁,还得说应该是这赤壁之赤壁,因为当年曹操率众从荆州进兵讨伐东吴的九江,这赤壁之赤壁是其必经之近路,曹不可能放着近路不走再向北绕道上千里的黄冈去进击吴兵,再者,当年曹兵粮寨之地的乌林,及败走华容道的华容道等,都在这赤壁之赤壁之对过,这样的地理环境,这样的判断依据要胜过一首《赤壁赋》百倍。

在景区的东北角,(也许方向不准)一座山坡处,还有一幽静之地,标明是当年庞统隐居之地,而且有庞亲手种植的一紫藤、一银杏,两株古树,至今枝叶繁茂,生机勃勃。“幽静”不假,“古树”也真,但说是庞统隐居之地,似不确,因为距离那鏊兵之处过近而。

告别了大江之水,告别了锗红色的古赤壁,原路返回到赵桥菜场,时已近黄昏。

接下来在夕阳,及后来的星光的的陪伴下,我就在赤壁的老城区(我心目中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老诚区”)的十字大街上东南西北地尽情地散步,找一找我过去见过的老店铺,找一找我过去的美好的感觉,并与我的“老朋友”话别。

在赤壁,我敢一个人夜间过久地流连,因为来过,因为熟悉,而在黄石则不敢,因为没来过,不熟悉,但这是思想上的一种误区,我知道,但无法克服。人那,总有非意识的一面。

10:00回到招待所,洗潄,“电视“,安寝。

但安寝之前还要一提的是,博友“小小的天”前几天告诉我,赤壁之赤壁称为“武赤壁”,黄冈之赤壁称为“文赤壁”。这种称谓十分精准与形象,非当地之人是叫不出来的。还告诉我,说我去的赤壁市是新城区,老城区有城墙,这也是我不知道的。这两点提示,把我对于赤壁的认识向前又推进了一步,同时对下次的再来,也留有了余地,这不能不说是好事,也不能不感谢“小小的天”。

转天,晚起,坐上午9:56K1073列车暂别湖北,一路向南进入湖南,去岳阳。(待续)

 

(图1)“……波浪起伏,涛涛东去的浑浊的黄色江水”

《在路上,由通山到赤壁》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2)……岿然屹立,不为江水所动的锗红色的悬崖峭壁……”

《在路上,由通山到赤壁》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3)“……当年庞统隐居之地……”

《在路上,由通山到赤壁》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