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2012-02-20 19:35: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由赤壁乘火车,1小时便到岳阳。岳阳是我计划中的一个目的地,主要目标是鲁肃墓。(附照片五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几次到岳阳,来之前曾自诩为“岳阳通”,但因赤壁之“教训”,这次可不敢再用过去的老印象来想象现在的岳阳了,“岳阳通”也没了底。

出站后,果然一个与过去判若两人的陌生的新岳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过去那小得不能再小的“站棚” 如今变成了高大的五彩缤纷的大楼,过去的“站棚”前的一条石子小街如今变成了一片开阔敞亮的广场,过去小街上的破旧的老房子如今变成了一座又一座色彩耀眼的高楼大厦。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地绚丽,光鲜,高雅,迷人。岳阳十年,变化如此之大,真出乎我的想象。

然而,尽管过去的一切都不见了,但是我仍然能够正确地辨别出岳阳城的方向,进而指出城内具有标志性的古老的地方——面向车站广场,远眺正前方,越过一片又一片的建筑,一定是那烟波浩渺的八百里的洞庭湖;右手方向,洞庭湖之滨,一定是那“庆历四年春”,谪守巴陵郡的知府滕子京“乃重修”的岳阳楼;正前方的偏左方向,遥远的洞庭湖之中,一定是那美丽的君山岛,大家闺秀般的君山公园……

在民警的指示下,乘37路公交车到岳阳西站——新发展、新建立的长途汽车站,与“赤壁”一样的心理,准备住在此站附近。

果然不错,岳阳西站如同一个大商厦,站前广场也十分宽阔,而且非常清静,没有一般车站前的那种人流的喧闹、混乱,给了长途旅者的我一个非常美好的心情。站旁的迎宾旅馆也非常可人,10层的高楼,安静,整洁,而且有一个干净的餐厅。

餐后,时近中午1点,在餐厅服务员的指示下,出门向右走半站地,乘15路公交车,过新建的长约几公里的洞庭湖大桥,去君山岛,君山公园。公交15路,是洞庭湖大桥建成后新开辟的一条去君山的线路,以前没有,(但有游船可到)因为没有洞庭湖大桥,过不去。我此去君山,就是为了过一过这洞庭湖大桥。

然而扫兴的是,大桥下面的洞庭湖完全干涸,白头翁的芦苇倒是长得茂盛,风吹过,起伏着一片一片的波浪。君山岛的周围也是如此,除码头那边有一些水外,其余绝大部都是裸露的湖床,及湖床上的广袤无垠的芦苇。据说此时为枯水期,到七八九三个月的讯期时便不是这样了,就有水了,可我认为不是这样绝对的,记得上一次就是这个季节来的,好像还要晚一些,那个时候就有水,君山也不是现在干干巴巴的这个样子,而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岛,四周的湖水也汹涌得怕人。

我的这样的回忆,倒不是责怪我一如既往地崇敬的洞庭湖现在没有水,而是我实在地不愿意洞庭湖如此这般地没有水,我怕它没有水,甚至怕它少水,我希望它有水,一年四季地都有水,有着充足的水,源源不断的水。水是洞庭湖的生命,更是我们人类的生命。

二妃子墓一如既往地静静地躲在那幽静的高台之上,此时正细心地欣赏着那浪漫的千古绝唱的“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支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的诗句呢;墓四周的石栏杆,卫士一般地守护着二妃子,一丝不苟,尽职尽责;墓后那美丽的泪斑竹,看上去好像比以往更加茂盛了似的,她们是有心的,始终与她们的二妃子不离不弃。

娥皇、女英万里追寻舜帝不果而死的神话故事一代一代地在民间传颂着,家喻户晓,经久不衰,但不知是从哪一朝哪一代起,在这美丽的君山岛上突然就从天而降般地隆起了埋葬二位妃子尸身的这一抔黄土。当天的一个导游解释得非常好,她说当初二妃子是自愿选此安身的,原墓在洞庭湖边,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怕被汹涌的湖水淹没,便迁移至此高坡之上,当时发现墓中是有一龙形金钩的,是二妃子的化身,因此又原样不动地安放于这新墓之中。这样的解释我第一次听说,但我百分之百地赞成,同时也佩服这年轻导游的智慧与口才,她毕竟为仙境中的二妃子的神奇一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君妃二魄芳千古,山竹诸斑泪一人,这是刻在二妃子墓前石柱上的一幅出自无名氏之手的对联,作为情种,情殇的二妃子,名副其实,当之无愧。

这里还要一提的是上面提到的二妃子细心欣赏着的那浪漫的诗句的下半部分——“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辉”,这首诗是毛主席于1959年创作的七律《答友人》,为什么还要“一提”,因为我认为这其中的“长岛”就涉及着我们现在正说着的这君山岛,君山公园。“长岛”一词,不少人,包括一些专家学者都认为指的是湘江的橘子洲,可我认为还是这君山岛更合适,因为与诗中的“帝子”、“洞庭”相一致,如果是“橘子洲”,则就破坏了全诗的和谐性了。理解、欣赏诗,尤其是浪漫型的,当然不能过于实际与现实,何况当年有人问及诗人到底指的是哪里的时候而诗人以“不知道”三个字相答,但洽当的实际与现实终究是绝对必要的,从而可防理解上的天马行空,漫无边际之嫌。

与二妃子墓一样,山坡那面的柳毅井也是如此这般地在那里静静地,一年又一年地,守望着岁月的消失与历史的更迭,不过当地人说此井也有不甘寂寞的时候,每遇狂风骤起,井中就会发出一阵一阵之轰鸣的响声,碧绿的井水也随之激荡起来,使立于井下石阶之人顿生恐惧之感,不得不“丢盔卸甲”而返。

君山岛,君山公园,要看,要游的还有很多,像二妃祠,龙泉,杨幺、钟相钟等,就连那些珍稀的树种树木都值得一看再看,一游再游,非常奇特,非常耐看,然而时近黄昏,不敢久留,便匆匆出园,按原路返回宾馆。(待续)

 

(图1)二妃墓1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2)二妃墓2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3)柳毅井1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3)柳毅井2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5)枯水期之洞庭湖

《在路上,由赤壁到岳阳(1)》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