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在路上,由通山到李自成墓(3)》  

2012-01-30 13:42: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到通山县城,便马不停蹄地前往县博物馆。

去博物馆须过南门桥,可喜的是我住的旅馆距离南门桥并不远,公交车仅2站地。

南门桥是县城内厦浦河上的一座大桥,钢筋水泥,非常结实。桥上,人来车往,异常热闹。

过桥一看,原来这里又是一片繁华之地,但风格显然与桥的那一面迥然不同,农副产品的批发异常红火。如果把“那一面”比作“殖民地”的话,这一面则完全是民族的本土特色。

博物馆设在县文庙里。从那苍桑古朴的大殿上看去,觉得这文庙至少也有1000多年的历史了。

院落不大,天井里摆放着一块民国37年的石刻碑额,上书“通山县政府”,落款是“刘慕琪”。 刘慕琪何许人,管理人员后来告诉我说是当年的通山县县长,而且说是一个为民众称颂的好县长,“三年清知县,未存一两雪花银”。

天井后面的高台上是雄伟的大成殿,大殿就是博物馆的展厅,那出土的被认为是李自成当时用过的金马蹬就静静地摆放在右手靠里的玻璃橱窗里。管理人员后来还告诉我说,当时出土的是一对,其中之一早就被“省馆”调走了,因此只剩下了这一只;还说我来得是时候,过些天现在的这只也要被调走。

我两眼死死地盯着这金马蹬看,上面的鎏金早就已经脱落,露在外面的只是一层厚厚的铜黑。在这只金马蹬的狭窄的踏面上,我仿佛看见了“闯王”爷的无数只的脚印,但这些脚印是无比地凌乱的,杂沓的,甚至十分地惊慌,尽管不惊骇,不气馁,也不失措。

唉,我们的叱咤风云一时的“闯王”爷,自从你蹬上了这只金马蹬以后,从此就逆风直转,江河日下,败退,败退,再败退,从京城一直败退到这荒凉的九宫山,以致落得个“不白”之死。

唉,我们的叱咤风云一时的“闯王”爷,你的性子也太急了,立足未稳你就蹬这只陌生的金马蹬,这能不从那上面摔下来么?“闯王”爷,如果你不那么急的话,恐怕历史将会因你而重新改写。

同时,也正是这只金马蹬,给当年那些邀功请赏的清军将领们的后代,惹下了充军,流放,甚至杀身之祸。我们的乾隆爷是圣明的,面对历史,独具慧眼,比我们当今的历史学家们可强多了。

还要说一下,令我感动的是,在我进得这博物馆,文庙,并向办公室的管理人员们说明我的来意的那一刹那,也就是上述提示我的那名管理人员,当即领着我便到那大殿的门前,嘱我稍待片刻,然后就一人走向大殿侧面的一间房内,“片刻”之后,手提一串大钥匙,来到了我的面前,当着我的面打开了那沉重的大木门,紧接着又打开了里面所有的照明灯。这一切,只为我一人啊!

我非常感谢博物馆的这些管理人员,同时也非常为我们的博物馆事业遗担忧!

从博物馆出来,原路返回,休息;到“殖民地”一西餐厅晚餐;再返回,睡觉。

转天,(十一月十六号)清晨,与“一家人”告别后,乘公交1路到西站,再乘返回咸阳的长途车,经转,一路向西去赤壁。(待续)

(图1)金马蹬

《在路上,由通山到李自成墓(3)》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图2)

“通山县政府”匾额
《在路上,由通山到李自成墓(3)》 - 水原 -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