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尼斯湖湖怪·第六章·1》  

2009-07-20 13:17: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存在主义的“存在”(1)

这篇故事到此就结束了,不过本作者(或故事中的记者)似乎意犹未尽,总觉得还有一些话要说,什么话呢,当然是有关“尼斯湖”和“尼斯湖湖怪”的话。这是一个“要命”的话题。不。说得准确一些,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可怜的人们,可怜的环境。可怜的主体,可怜的客体。

另外,本作者也过于追求作品的形式的完整与完美,认为这篇故事的题目既然是“尼斯湖湖怪”,那么故事的结尾便也还是应该归结到“尼斯湖湖怪”上来。(终究也未能不落如俗套)

基于上述目的,本作者(或故事中的记者)便将自己大半生中所接触(听)到的有关“尼斯湖”和“尼斯湖湖怪”的主要情况记录于下,以充作这篇故事的结尾,同时也有借此机会以其中的一些真实的东西来“饷”广大读者的心愿。

 1.儿时的“耳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某月的一天的傍晚,全家晚餐。爸爸吃得快,忙,先离席。两个刚上初中的姐姐,照例的“话就饭”,“饭就话”。每次,弟弟,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都是好奇的听众。妈妈是不好的“服务员”,总示意大家少说、不说,并催促他们快吃。这天的话题是“尼斯湖湖怪”。对于这样的话题,五、六岁的小孩子毕竟听不懂,也听不清是什么湖、什么怪,只感觉十分惊奇,十分可怕,又十分恐惧。夜深人静。无人烟的峡谷,不见边际的湖水,黑黑的绿色,深不见底。湖边,杂草、树丛环生,高大的松树、椴树、榉树一片片地分布在远近的山坡上、峡谷边。他害怕了。也把他弄糊涂了,糊里糊涂的。恐惧,神秘,美感。恐惧美。险山恶水。先不要说有湖怪,即使没有湖怪,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环镜,特别是那湖,那水,也足够令人恐怖的了。而且还是一个儿童,年幼无知的孩子。从此,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对河流、湖泊,对湖怪,以致对水的可怕与恐惧的种子。两个姐姐说,那湖怪出没并没有规律,据目击者说,它白天出现的次数多,偶尔夜间也出没过,但无论是夜间还是白天,目击者目击到的都是一条脊背,黑乎乎的。白天有一层亮光,夜间,黑乎乎的,只有水动。感觉的成分居多。当时,那小弟弟想,它如果真能“真佛现身”,那一定是一个青面獠牙,浑身厚厚的铁甲,数十只舞动的利爪,血盆大口突突地吐着红火的怪物。啊呀!不要再说了。但两个姐姐继续说,后来科学发达了,有了照相机,湖怪的照片在报纸上出现了,当然仍是一条脊背,确切地说是脊背的一部分,顶端,黑糊糊的,并没有出现我想象的那尊“真佛”,但搅在水里,并不确切、不清楚。不管怎么说,人们有了证据,那湖怪的真实性、可靠性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可有了明证,远在天边的尼斯湖湖怪就更神秘了。神秘产生恐惧。不知心理科学讲不讲“恐惧美”。神秘、恐惧、恐怖确实产生美感,作为一个人,从小到大,各个年龄段都有实实在在的感觉和体会。“什么湖?”弟弟忙问。“尼斯湖。”大姐在她探究过程的瞬间的间歇中抽空回答了他。“那湖在什么地方?”“苏格兰。”“苏格兰在什么地方?”“很远很远,在欧洲。”“那湖大不大?那湖怪什么样?”弟弟又问。两个姐姐只顾自己喋喋不休地讨论着自己已经达到的知识水平范围内的湖和湖怪的问题,对于弟弟的看来没完没了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连理也不再理了。在她们眼里弟弟的问题太幼稚了吧,也许她们只愿意回答外国地名,或发外国语音,而对于非外国地名、外国语音则就不愿意费力费时了。弟弟怔怔地看着她们,嘴里仍喃喃地念叨着:“那湖大不大,那湖怪什么样?”妈妈看弟弟那副样子,笑了,忙逗着回答他:“那湖好大好大,那湖怪是个糊涂样。”“‘糊涂样’是什么样?”“‘糊涂样’就是糊里糊涂的样。”弟弟还想再问,便被妈妈用手制止住,“快吃吧,吃完了,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呢。”姐姐们的热烈讨论也被叫停了。对于妈妈的“回答”,弟弟当时无法理解,也不可能理解,只死死地记住了妈妈的那很像是糊弄他的话。可随着弟弟不断地长大,学越上越高,书越读越多,知识和阅历也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广,他才深深地体会到,他们的妈妈虽然学上得不多,文化水平也不高,但是她很有社会经验,对于事物的理解和判断是非常准确和英明的。

几十年以后的现在看来, “夜深人静。无人烟的峡谷,不见边际的湖水,黑黑的绿色,深不见底。湖边,杂草、树丛环生,高大的松树、椴树、榉树一片片地分布在远近的山坡上、峡谷边。一条脊背,黑乎乎的。白天有一层亮光,夜间,黑乎乎的,只有水动。它如果真能‘真佛现身’,那一定是一个青面獠牙,浑身厚厚的铁甲,数十只舞动的利爪,血盆大口突突地吐着红火的怪物”的“一个“尼斯湖湖怪”,不过是一个儿童根据自己的生活,凭着自己的知识,带有着自己的恐怖心理,凭空想象出来的。这是无可厚非的。这个儿童没有把自己的这个想象发表出来,自然也就没有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惟其没有,他的这种想象反而在主观上使得“恐惧,神秘”产生了“美感”、“恐惧美”。在上个世纪中期,一个“尼斯湖湖怪”,把那个小弟弟和他的两个姐姐的精神“胃口”、情绪“胃口”吊到了高得不能再高的高度,弄得孩子们糊里糊涂得不能再糊里糊涂的地步,正像他们的妈妈说他们的那样,他们一个个都成了“糊涂样”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