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原生活素材博客

 
 
 

日志

 
 

《尼斯湖湖怪·第四章·3》  

2009-04-10 17:03: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从那村,到这县(3)

同昨天由蒲洛县县城去到齐家寨村一样,也是用了一个多小时,我们的北京千里迢迢来到此地的报社记者坐着乡里专用的崭新的黑色的“切诺基”又由齐家寨村回到了蒲洛县县城。崭新的黑色的“切诺基”三绕两绕,便由那条繁华的大街来到一条僻静的不算窄的胡同里。车在一遛高高的灰砖墙旁停下。那里有一个不太大的两扇开的木板门。这两扇木板门很结实,上面粗大的铁钉钉着好几道铁箍。门两边没有任何显示所在的标志。门是虚掩的。那两个陌生的年轻人,一前一后地把他带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开阔的大院子,四周都有房,而且对面的房后好像还有房,有院落,因为有一道门通到了里面,里面好像才是正院。进去以后,他们向左拐,走到尽头儿,进了一间房子。房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木桌和几把木椅。

 “请坐吧。”两个陌生的年轻人几乎同时向他说,然后,一直和他对话的那个推门又出去了。

 院内很静,屋内更静。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在村的边儿上。人都有敏感性,尤其是来到一个生疏的地方。他敏感地觉得在村的边儿上,在那有二层楼高的破旧的库房模样的建筑物的顶上一个不大的通风口的地方,在那有二层楼高的破旧的库房模样的建筑物的底下的树丛背后,都好像有眼睛非常有神地在盯着他。那眼睛很形象地在他的感觉中一闪一闪地眨动。他的心一动,有些怕,恐惧。但他往“库房”那儿望去,他什么异常也没发现。那里跟他刚才经过的时候一样,一切依旧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这就更增添了他内心的怕和恐惧。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直和他对话的那个年轻人又进来了,可后面还跟进来两个人,大约都四十多岁。与报社记者坐在一起的那另一个乡里的年轻人见状,立即站起了身。

跟进来的这两个人和那另一个乡里的年轻人的情状着实让我们的报社记者吃了一惊。他猛然回过头来,他“怕和恐惧”得差点儿叫出了声。跟进来的这两个人,他们整整齐齐地都戴着公安局的大壳帽,穿着公安局的白制服。不知什么时候聚集起来的黑压压的十几个人站在他的身后正虎视眈眈地在盯着他呢。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正在他起劲儿地敲门、喊叫的时候,他的不动的左肩上被一只粗重的大手狠狠地拍了一下。我们的报社记者有些紧张地问他们。拍他肩膀的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汉子。

三个人相视一笑,然后,一直和他对话的那个年轻人对他说,“这里是县公安局嗄,他们两位是警察嗄。”

   “我从来不跟警察打交道,为什么把我带到县公安局来?我犯了什么法吗?”我们的报社记者因为个人的原因(隐私)一直对公安局、派出所、警察,乃至交通大队、交警等凡是戴大壳帽的都有认识误区和思想成见,再加上这突然的“变故”,可能吧,因此便很气愤地质问他们。

“不要喊嗄。我们只是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嗄。”两个警察中的一个不慌不忙地这样对他说。

然后,三个人拉过椅子相继坐在了桌子的后面,正与坐在桌子外面的报社记者和那另一个乡里的年轻人面对面。还好,有这“另一个乡里的年轻人”相陪,到底减少了“被审”的色彩。

 “为什么把我带到县公安局来?我犯了什么法吗?”报社记者很气愤地仍在质问他们。

“不要喊嗄。我们只是了解一下你的情况嗄。”那个警察还是那样不慌不忙地对他说。

“难道你们对所有来你们这里的人都这样了解情况吗?”我们的报社记者糊涂了,糊里糊涂的。

“我们也是根据具体情况嗄。”

“什么具体情况?”他仍然糊涂,糊里糊涂的,于是沉不住气地反问一句。

“你一个人到这里来的嗄?”那个警察问。

“对。”

“听说是来看那湖怪的嗄?”那个警察又问。

“对。”

“就为了网上的一个消息嗄,也弄不清准不准嗄,就一个人到这里来了嗄,几千里地嗄……”显然那个警察,不,不只那个警察,这里所有的人,包括齐家寨的村民,对他,对他“此行”的举动都不理解。

“有什么不对吗?”我们的报社记者还是糊涂,糊里糊涂的,于是又沉不住气地反问一句。

“你是来旅游的嗄。”那个警察并不正面回答,好像自言自语似地。

“对。来你们这里旅游犯法吗?”我们的报社记者照旧糊涂,糊里糊涂的,但他急了,便大声地冲那个警察喊叫。

“你态度好一点嗄。不要急嗄。”那个警察倒微笑起来。

 我们的北京千里迢迢来到此地的报社记者两三天以来切身地体会到,真不能小看这“山野乡村”,其中还真“藏”着不少“龙”,“卧”着不少“虎”,而且这些“龙虎”的性格又各有不同,有的“凶猛”,有的“温柔”,(如今眼前的这对即属“温柔”之例)就连一个小小的齐家寨村,把那复杂多变的治安保卫工作都做得实属罕见的滴水不露,真可谓非“龙虎”不能也。

我们的报社记者仍属“三年不成”的“秀才”,在急躁、气愤一通之后,便无计可施地“老实”下来,服了那句老话儿,即“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可底下,该轮到那两个警察,以及两个乡里人施展才能,大展宏图了。

  “你的姓名嗄?哪里的人嗄?”

问这样“简单”的问题,我们的报社记者不糊涂,更不糊里糊涂的,因此他如实做出回答。

“你的身份证嗄。”站得离门口近的一个理直气壮地对着列车员和乘警。

我们的报社记者一怔。突然后背被一只有力量的粗大的手向旁边拨了一下。心惊肉跳。他清醒了,从糊涂,糊里糊涂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的身份证,连同那钱包儿,都放在了手提袋里,而手提袋此时此刻正放在齐四辈儿家,由齐四辈儿妥善地保存着呢。

“没带在身上。”

“那在哪里嗄?”

我们的报社记者语塞。没等我完全反映过来,几个高大粗壮的汉子,手提肩扛着箱包之类的东西,迈着同样有力量的步伐,嘴里发出一种野声野气的江边野音,夹带着浓浓的二氧化碳热气。他浑身一颤。他很清醒,未敢如实回答。他怕给齐四辈儿带来什么不测。

“你没有身份证嗄。”

我们的报社记者还是没有回答。

其实,多么精明的人都有犯错误,或至少是失误的时候,我们的报社记者此时此刻正处于这种情状之中。他应该如实回答。他想。“如实”了,也是不会给齐四辈儿,以及他全家招致什么祸事的,因为“住在齐四辈儿家”是“村委会”“抓阄”的结果。他从慌乱中镇定了下来。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我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了吗?”我们的报社记者依然很清醒。他故意转移话题,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气愤”。

“我们不能保证你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嗄。”警察的话很有辨证性。

 “公安机关要重事实,讲证据。决不能像你们这样,凭主观想象随便抓人。”我们的报社记者依然很清醒。

“提醒你注意自己的用词嗄。我们没有抓你嗄。我们这是照章询问调查嗄,是正常的嗄。”警察又很注意用词。

“把我骗到你们公安局,这难道是正常的吗?我们的报社记者很清醒地反问。

“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嗄。我们有权对一切形迹可疑的人询问调查嗄。”警察说得非常客观,非常有理。

“我形迹可疑吗?你们有根据吗?”我们的报社记者当仁不让地反问。

“起码你没有身份证嗄。”警察太有捕捉事物关键“部位”的能力了。

“谁说我没有身份证?”我们的报社记者没有被这“身份证”的问题吓倒。

“你拿出来嗄。公民是要随身携带身份证的嗄。”警察反击得太准确,也太有力量了。

 公安警察到底问住了我们的报社记者。公民的确是要随身携带身份证的。这是法律条文明文规定的。但是,我们的大多数的公民出门是不携带身份证的,尤其是不出一个乡,不出一个县,不出一个地区。这可能也是目前我们的国情吧。我们的确做不到每一个公民都随时随地地随身挟带着身份证。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公安机关不查便罢,一查,如果没随身挟带,则就成为了问题,而且是“说小就小,说大就大”的问题。这真有些辨证性。可话又说回来,哪一家公安机关也不会“每天每”地见人就查身份证。可不“‘每天每’地见人就查身份证”,那明文规定的“公民要随身携带身份证”就成了一句,或多半句空话了。还好,“一句,或多半句空话”的事,在我们的周围是不少的。这也真有些辨证性。世上的事儿就是不好办。

 以上的叙述简直成了蹩脚的绕口令了。请读者诸君多多原谅。

“我的身份证在我的手提袋里。”我们的报社记者理直气壮地回答。

两个警察和两个乡里人只直直地看着我们的报社记者,对他的回答未置可否,似不屑,又似等待下文。他们见多识广,很有经验。崭新漂亮的衬衣,崭新漂亮的皮带,崭新漂亮的皮鞋,连手提肩扛的箱包、皮包也是崭新漂亮的。(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